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重看了2013年世锦赛武大VS复旦的比赛

2017-3-18 22:02:41 阅读60 评论0 182017/03 Mar18

当年这场比赛武大3:2获胜,我是少数票。
时隔四年重看,我更坚定我会投复旦,不过马薇薇的点评确实很不错。
还是很想念2013年的辩论圈,大家都还是好人。

作者  | 2017-3-18 22:02:41 | 阅读(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被骂的哲学

2016-10-21 10:59:41 阅读61 评论0 212016/10 Oct21

太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往往办不成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你想办事,必然会被骂,尤其你想动别人蛋糕的时候。当你要协调各种关系、触动各种利益的时候,你势必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势必会得罪很多人。许多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是必须要用一些雷霆手段的;而那些圆润不得罪人的庸人,口碑虽好,在我看来是做不了任何大事的。
在被泼脏水的时候,要记住一个原则:你被泼的脏水越多、越夸张,你以后澄清起来也就越容易。比如一些恨我入骨的蠢货,他们每次喷我都把我无限妖魔化,我随便捏一两个点就能证明他们在说谎,这种脏水,越多我越不慌,还恨不得再多一点。有时候污蔑多了,我都不需要去解释,自然会让围观的吃瓜群众不爽,越被抹黑我反而越白。很多次,一些人洋洋得意撕我,自己反而被围攻乃至被迫道歉。
更多时候,被骂都不一定是坏事,而是好事。
09年某论坛一次撕逼,某一方被骂得灰头土脸,一个前辈提到这个案例,反而让我多学学灰头土脸的一方。我问何故,前辈说:他们只是在口舌之战中灰头土脸,但他们却赢得了人心,更赢得了人情。这几年圈中很多次撕逼,一些人的文章看起来酣畅淋漓、非常痛快,所谓的“撕逼力MAX",但都流于牙尖嘴利,撕逼结束后,开撕的人洋洋得意自我宣布胜利,但被撕的人一根毛都没有掉,地位反而更高了。以前小的时候,觉得是开撕的人赢了;看久了,回想了一下,觉得其实是被撕的人赢了。
总之,太在意声名的,终究会被声名所累。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要做什么,然后达到目标,这就够了。那些外部的声音,全都是为你炒作的热度罢了。

作者  | 2016-10-21 10:59:41 | 阅读(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个辩论圈黑人的日常

2016-10-14 18:49:21 阅读50 评论0 142016/10 Oct14

做辩论推广已经有八年了,办过选拔赛,也办过邀请赛,最大的感触就是选拔赛的难度比邀请赛大太多了。

譬如昨天一天,除了正常的八小时繁忙的上班(要审核各种财务报表)以外,全部的空余时间都是花费在与世锦赛各个赛区承办方的沟通之中的。

昨天白天联系王彦渤学长商定台湾赛区细节,首次合作,真的很感谢他们的支持。傍晚,收到江苏、山东、广东、浙江四省的地区赛的方案,然后和社团干事一起研究方案是否可行。其中江苏赛区41所学校要打两个月选拔,方案必须反复修改、慎之又慎。晚上,和王磊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针对来年办赛的各种细节进行热情的讨论(其实是激烈的撕逼),最忧愁的还是经费问题。这几年为了办比赛,我和王磊加起来垫付了几十万人民币,从未在辩论上赚过一分,却依旧被有些网友怀疑我们办比赛是为了财。

单独感谢一下国能,大马赛区真是太给力了,虽然昨天某则八卦让王磊悲恸欲绝去喝酒了。

除了各地承办方以外,参赛队的个性问题更多,这一周就收到了60多支参赛队的各种问题咨询,其中有一半需要我们开会讨论商议,组委会的公告,许多也都要斟字酌句以免引发误会。这届世锦赛海内外报名队伍累计已经超过360所,每所学校有自己经费、人员、地域等等不同的困难,这些都是以前办邀请赛时所没有的,但也都要一个个协调。

这还只是十月份,到了十一月份各地区正式开赛,因为涉及到胜负,还会有各种赛制、赛程、评委的确认,一共三百多个参赛队,每年也会有大概十几二十只对结果不服而申诉,这些都需要一个个处理。基本上2012年决定办选拔赛至今,每年我们君和都至少需要花九个月的时间,全身心扑在比赛的组织和筹备上。这不是指时间跨度,而是实打实的九个月。

昨晚回家后抽空,边聊着比赛的承办,边花一个小时写了一篇通讯稿,并修改了华语辩论网15周年庆典的文案,以及和华语的工作人员们讨论了接下来的宣传安排。这网站我2010年刚接手的时候才十几个人,现在一羊、小猪夫妇、性欲夫妇等人的努力下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百多人的大组织。华语辩论网从不发一分钱工资,但这一百多个辩手都自愿聚集在一起为辩手们服务,这是纯粹的爱。

到了十一点突然想起,我身为南审的校队教练之一,校队即将打2个国际比赛和两个地区赛,最近太忙都没有时间问(都丢给王彤和方骊洲了),遂很抱歉要了模拟赛的录音来听,稍微和个别队员聊了两句,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有几个队员的比赛突然撞到了学校的考试,焦急来问怎么办,一起研究怎么协调,就到了凌晨两三点。大半夜对比赛改革突然有些想法,就逮住了还没睡的老辩手交流了一下,看看来年能不能改革。最近反复刷其他各大赛事的章程和视频,除了看比赛外,还研究他们的方案有没有可以借鉴的。

这一切做完,已经凌晨四五点,然后去睡觉;早上七点,起床做早餐、然后上班,开始新一天的征程。每天上班的路上我也不闲着,我开着手机优酷听辩论赛。我一年要在车上听400场左右的比赛视频,优酷有的所有大赛基本上发布的视频全看一遍,毕竟我也经常要做评委,我已经不打比赛了,需要通过其他方式保持对辩论的敏感度。

基本上我的一年时光都是扑在辩论上的,上半年做总决赛,寒暑假做网辩,下半年谈地区选拔,中间要带十多个比赛,还经常去各大比赛做做评委,去一些学校讲讲课。

这半个月以来我都没有回应过九月的事情,一是觉得是非这个东西在真相不全的情况下无法理清,二也是我确实真的没有时间。我并没兴趣证明我是个好人,也丝毫不在意网友的看法,但至少对辩论这件事情本身,我始终在尽我所能。这几年我不像有的辩手一样总把做了多少事挂在嘴边,但我自认在这个圈子,我为辩论的付出,并不逊于任何人。

就说这么多吧。

作者  | 2016-10-14 18:49:21 | 阅读(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题

2016-8-30 13:37:48 阅读62 评论0 302016/08 Aug30

你们看到的黑,未必是真的黑;
你们以为的白,也未必是真的白。

作者  | 2016-8-30 13:37:48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关于“刘杨万元局”

2016-8-15 16:33:10 阅读95 评论0 152016/08 Aug15

知乎辩论版也盛行起”如何评价XXX“之类的问题后,对回答问题的兴趣就减半了。正好最近前辈们让我少说话多做事,因此在知乎更多只是看看热闹,赞都不怎么点了,人生也变得清爽了很多。
不过这场比赛本身是非常有趣的,两个人因为口角而互相辱骂,接着约SOLO,然后认认真真租了酒店、请了评委、各付了一万块钱押金,现场有不少观众还有直播,输方赛后也愿赌服输,至少到目前没见到输赢双方多说什么,这或多或少体现了一些骑士精神。亲友团们固然有一些口角,也并没有很激烈,整体氛围还蛮和睦的。
至于比赛本身,八卦如我自然看了直播,如果我是评委也会投反方获胜(只代表我个人)。虽然几个群里有不少老辩手诟病反方的内容有问题,但看得出反方经过了很认真的准备,也有比较诚恳的辩论态度,对自己提出的论点也努力论证。而相比来说,正方有一些托大了,被带在反方的优势战场搏击,却没有成功拆掉反方的论证。照理刘指导的实力是远不止如此的,我也看过他打政策辩论的一些视频,可能真的如他所说是没有认真准备。但这种交了一万块钱的比赛,不认真准备输了后锅肯定是自己的。而听说反方找了不少教授解题,打了多场模拟,还花钱找了陪练,备赛的态度反方无疑更值得推崇。当然,比赛本身的质量比较一般,可能我期待太高了吧,误以为双方都会认真准备两个月呢。
不过正方的劣势也有可能是政策性辩论赛的打法习惯不一样,毕竟奥瑞冈的交互质询有四分钟,不像华辩赛制的质询那么短。所以奥瑞刚的比赛你质询可以慢慢确认,华辩可不行。不过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了,就不多谈了。
知乎上一些网友提出,以后一言不合就该SOLO,否则就是怂,还用了僵尸恐龙也下场的例子———这其实就是鬼扯了。
辩手和辩手的分歧是很多的,比如理念的分歧用SOLO是无法解决的,赢的也未必代表理念更对,输的也未必代表理念是错的,即便是黄执中学长当年和张宇韶的“剑气之争”,也是用的笔战的形式,而不是打一场单挑来判断谁优谁劣。大家其实都明白,辩论这项主观的活动所受的因素和影响实在太多,一场比赛的胜利其实说明不了太大的问题。何况辩手撕逼的诱因很多,有因为性格相互看不惯的,有因为抢了男朋友女朋友的,还有因为门户立场不同的,这些都无法靠SOLO解决问题。“不愿意接SOLO就是怂”这个说法就更是扯淡了,还记得当年有一个老辩手写日志说“剑宗请拔剑”的,执中学长都没理睬,我从没看到有谁因此觉得执中学长怂。
这次还有的网友提出,资深评委们也都应该下场和辩手们比试一下,否则就该被剥夺资格,这就更鬼扯了。这些年僵尸恐龙去打比赛,遇到的评委大多是实力不如自己的,甚至还有纯观众裁和社会裁,这些人就不能当评委吗?或者说如果你赢了评委就代表评委判错了么?辩论赛是说服的运动,我们推广专业评委制度是希望规避一些社会裁脑补多、立场定胜负的毛病,有丰富的评判经验且令人信服的评委,和有丰富比赛经验且表现出色的辩手一样,都是非常可贵而稀缺的资源。许多资深的教练评委因为常年不打比赛,状态上可能不如场上辩手,但对辩题的理解、对比赛的解读上,远超现役辩手许多条街。当然,对于一些“偷走年轻人梦想”一些奇葩评委,也是欢迎大家批判的,但批判的形式应该是讨论判准,而不是SOLO。
以上都是我认为是常识的东西,却还要单独说一下,也是蛮无奈的。
当然另一方面,我并不反对SOLO这种形式,至少公开SOLO比匿名撕逼要光明正大得多。如果两个辩手相互鄙视对方的水平,那么约辩一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能打成刘杨大战这样的效果倒也是一件挺热闹的事。做幕后工作久了,看到辩手们场上厮杀有时候也会有一些技痒,以后我也许也会参加一些比赛和SOLO。当然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一定会认真准备的。但这种SOLO仅仅代表一个前辩手的热血而已,和其他辩论人的身份,并无关系。

作者  | 2016-8-15 16:33:10 | 阅读(9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苏省 苏州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