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重看了2013年世锦赛武大VS复旦的比赛

2017-3-18 22:02:41 阅读82 评论0 182017/03 Mar18

当年这场比赛武大3:2获胜,我是少数票。
时隔四年重看,我更坚定我会投复旦,不过马薇薇的点评确实很不错。
还是很想念2013年的辩论圈,大家都还是好人。

作者  | 2017-3-18 22:02:41 | 阅读(8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被骂的哲学

2016-10-21 10:59:41 阅读81 评论0 212016/10 Oct21

太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往往办不成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你想办事,必然会被骂,尤其你想动别人蛋糕的时候。当你要协调各种关系、触动各种利益的时候,你势必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势必会得罪很多人。许多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是必须要用一些雷霆手段的;而那些圆润不得罪人的庸人,口碑虽好,在我看来是做不了任何大事的。
在被泼脏水的时候,要记住一个原则:你被泼的脏水越多、越夸张,你以后澄清起来也就越容易。比如一些恨我入骨的蠢货,他们每次喷我都把我无限妖魔化,我随便捏一两个点就能证明他们在说谎,这种脏水,越多我越不慌,还恨不得再多一点。有时候污蔑多了,我都不需要去解释,自然会让围观的吃瓜群众不爽,越被抹黑我反而越白。很多次,一些人洋洋得意撕我,自己反而被围攻乃至被迫道歉。
更多时候,被骂都不一定是坏事,而是好事。
09年某论坛一次撕逼,某一方被骂得灰头土脸,一个前辈提到这个案例,反而让我多学学灰头土脸的一方。我问何故,前辈说:他们只是在口舌之战中灰头土脸,但他们却赢得了人心,更赢得了人情。这几年圈中很多次撕逼,一些人的文章看起来酣畅淋漓、非常痛快,所谓的“撕逼力MAX",但都流于牙尖嘴利,撕逼结束后,开撕的人洋洋得意自我宣布胜利,但被撕的人一根毛都没有掉,地位反而更高了。以前小的时候,觉得是开撕的人赢了;看久了,回想了一下,觉得其实是被撕的人赢了。
总之,太在意声名的,终究会被声名所累。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要做什么,然后达到目标,这就够了。那些外部的声音,全都是为你炒作的热度罢了。

作者  | 2016-10-21 10:59:41 | 阅读(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个辩论圈黑人的日常

2016-10-14 18:49:21 阅读62 评论0 142016/10 Oct14

做辩论推广已经有八年了,办过选拔赛,也办过邀请赛,最大的感触就是选拔赛的难度比邀请赛大太多了。

譬如昨天一天,除了正常的八小时繁忙的上班(要审核各种财务报表)以外,全部的空余时间都是花费在与世锦赛各个赛区承办方的沟通之中的。

昨天白天联系王彦渤学长商定台湾赛区细节,首次合作,真的很感谢他们的支持。傍晚,收到江苏、山东、广东、浙江四省的地区赛的方案,然后和社团干事一起研究方案是否可行。其中江苏赛区41所学校要打两个月选拔,方案必须反复修改、慎之又慎。晚上,和王磊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针对来年办赛的各种细节进行热情的讨论(其实是激烈的撕逼),最忧愁的还是经费问题。这几年为了办比赛,我和王磊加起来垫付了几十万人民币,从未在辩论上赚过一分,却依旧被有些网友怀疑我们办比赛是为了财。

单独感谢一下国能,大马赛区真是太给力了,虽然昨天某则八卦让王磊悲恸欲绝去喝酒了。

除了各地承办方以外,参赛队的个性问题更多,这一周就收到了60多支参赛队的各种问题咨询,其中有一半需要我们开会讨论商议,组委会的公告,许多也都要斟字酌句以免引发误会。这届世锦赛海内外报名队伍累计已经超过360所,每所学校有自己经费、人员、地域等等不同的困难,这些都是以前办邀请赛时所没有的,但也都要一个个协调。

这还只是十月份,到了十一月份各地区正式开赛,因为涉及到胜负,还会有各种赛制、赛程、评委的确认,一共三百多个参赛队,每年也会有大概十几二十只对结果不服而申诉,这些都需要一个个处理。基本上2012年决定办选拔赛至今,每年我们君和都至少需要花九个月的时间,全身心扑在比赛的组织和筹备上。这不是指时间跨度,而是实打实的九个月。

昨晚回家后抽空,边聊着比赛的承办,边花一个小时写了一篇通讯稿,并修改了华语辩论网15周年庆典的文案,以及和华语的工作人员们讨论了接下来的宣传安排。这网站我2010年刚接手的时候才十几个人,现在一羊、小猪夫妇、性欲夫妇等人的努力下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百多人的大组织。华语辩论网从不发一分钱工资,但这一百多个辩手都自愿聚集在一起为辩手们服务,这是纯粹的爱。

到了十一点突然想起,我身为南审的校队教练之一,校队即将打2个国际比赛和两个地区赛,最近太忙都没有时间问(都丢给王彤和方骊洲了),遂很抱歉要了模拟赛的录音来听,稍微和个别队员聊了两句,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有几个队员的比赛突然撞到了学校的考试,焦急来问怎么办,一起研究怎么协调,就到了凌晨两三点。大半夜对比赛改革突然有些想法,就逮住了还没睡的老辩手交流了一下,看看来年能不能改革。最近反复刷其他各大赛事的章程和视频,除了看比赛外,还研究他们的方案有没有可以借鉴的。

这一切做完,已经凌晨四五点,然后去睡觉;早上七点,起床做早餐、然后上班,开始新一天的征程。每天上班的路上我也不闲着,我开着手机优酷听辩论赛。我一年要在车上听400场左右的比赛视频,优酷有的所有大赛基本上发布的视频全看一遍,毕竟我也经常要做评委,我已经不打比赛了,需要通过其他方式保持对辩论的敏感度。

基本上我的一年时光都是扑在辩论上的,上半年做总决赛,寒暑假做网辩,下半年谈地区选拔,中间要带十多个比赛,还经常去各大比赛做做评委,去一些学校讲讲课。

这半个月以来我都没有回应过九月的事情,一是觉得是非这个东西在真相不全的情况下无法理清,二也是我确实真的没有时间。我并没兴趣证明我是个好人,也丝毫不在意网友的看法,但至少对辩论这件事情本身,我始终在尽我所能。这几年我不像有的辩手一样总把做了多少事挂在嘴边,但我自认在这个圈子,我为辩论的付出,并不逊于任何人。

就说这么多吧。

作者  | 2016-10-14 18:49:21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题

2016-8-30 13:37:48 阅读71 评论0 302016/08 Aug30

你们看到的黑,未必是真的黑;
你们以为的白,也未必是真的白。

作者  | 2016-8-30 13:37:48 | 阅读(7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段公案

2016-7-26 11:33:13 阅读141 评论3 262016/07 July26

我发在这里,是因为网易博客这个地方已经没人看了。
毕竟许多事情,只有当事人会在意,看客往往只图热闹大而已。
2013年,南审第一次举办全球第一个选拔制度的世锦赛,在当时的圈中引起轰动,却也遭致了巨大的非议。赛前闹的邮件门,被我们澄清扑灭后,还有看客不痛不痒地说这一定是南审的“自导自演”,真是哭笑不得。
但没想到,邮件门只是个开始。
在南审和武大的比赛结束后,武大几个队员觉得不服,泪洒当场,在门口小店买东西时还和小店老板痛诉说自己的队伍被南审黑了。一周多后,夏正发了一篇点击近万的文章,点名说我安排评委操纵了比赛结果,一时圈中沸腾。其中的证据之一,就是我赛前突然把马薇薇和黄执中换掉,换成了罗宏琨等;证据之二,是罗宏琨当时的女朋友是南审毕业的。但实际上,薇薇姐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要去看病,而之所以执中学长要换到楼下,是因为罗宏琨确实不方便评莫纳什的比赛。而罗宏琨的女朋友虽然是南审毕业的,但她既不是辩手,也不来自君和,当时也早已从南审毕业,已经在上海读研。
南审确实在接待上有对武大的怠慢之处,也确实在评委安排上考虑不够周全,但南审绝对没有和评委打过任何招呼。我赛前还特别在赛场和几个评委说:“我们主办方是输得起的,千万不要照顾”,而王磊更是从第一届开始,就希望南审早点输掉以避免争议。重新看那场比赛的评委名单,投南审赢的是庞颖、储殷、张佳鹏和罗宏琨,而投武大的张爱萍老师也表示他也考虑过投南审。平心而论,那场双杀,王彤他们赢得当之无愧。
而纯粹从辩论角度,那场比赛战术和战略角度都很值得分析,原本网上已经在正经讨论比赛本身了。可惜的是,焦点在夏正发文后被彻底转移了。一些根本没来南审的武大辩手跟风喷人,如王舸等。而由于当年武大的巨大威望,南审陷入了舆论漩涡之中。当时许多知名辩手私下表示了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但也只敢私下联系我们。一些国辩前辈撰文帮我们说话,也只能曲笔暗示。在那以后,但凡我提到这场比赛,夏正便会讥讽。当然,武大内部意见并不一致,当时也涌现了许多公正的声音,当时有几个武大辩手悄悄话给我留言说觉得确实是武大输了但不敢公开说,徐卓阳学长也发状态说武大不该有输不起的小人,在此都铭记感恩。后来周帅把这场比赛当做教材放在他的辩论选修课讲解,解释了武大输在哪里,风波也渐渐平息。
就如我回复的那样,我能理解夏正的不忿,毕竟她是个骄傲而优秀的辩手,在她看来这场结果无法理解、评委点评也无法接受。但她也确实用自己的臆断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言论,对世锦赛造成了伤害。外人或许很难理解,君和团队花了整年的时间联系了几百所学校打选拔,经常为组织比赛熬到凌晨三四点,经常为联系赛事一个月烧掉八百一千的话费,最后却在明明没有做什么的情况下,被无端攻击说操纵比赛,这是一种多么寒心的感受。
昨天因为一件旁的事情,夏正在她的微博下面又提到了13年的南审风波,还说南审之后依旧年年争议,我一时没忍住去回复了,却没想到收到了薇薇姐和夏正本人的回复,真的感慨万千,很感谢薇薇姐又一次为我们澄清。因为涉及到旁的事情,这条微博下面的内容后来都被夏正删除了,所以我只能贴我截取到的那一部分。
坦白说我还是难以原谅夏正当年的所作所为,但这件事情也确实应该过去了。
很多人说清者自清,但脏水这个东西,被泼了后就很难洗干净了,被冤枉的感觉,旁人是不会懂的。而在之后几年,南审依旧被持续攻击,到底是南审不长记性搞黑幕,还是因为一些旁的原因,还是让时间来证明吧。
一段公案 - 惟恋梧桐 - 惟恋梧桐
一段公案 - 惟恋梧桐 - 惟恋梧桐
 

作者  | 2016-7-26 11:33:13 | 阅读(14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苏省 苏州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