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在网络舆论面前,不要做没脑子的人  

2013-07-02 19: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大学期间有幸在多个论坛参与管理工作,尤其以南审BBS和华语辩论网中学到的东西最多。正由于这些经历,我亲眼见识了多次可以确定是无中生有的网络暴力,每次都那么大义凛然、气势汹汹(被辱骂的经常是校学生会,哈哈);也亲眼见识过德高望重的某圈名人为了阿堵物而栽赃嫁祸南审,一篇技巧十足的诬蔑文竟竟引得了不少拥趸。所以,现在对一切的舆论哪怕是压倒性的舆论,我都持着本能的怀疑态度,并通过自己的实证探索和其他渠道来得出自己的判断。

      当然我没有任何对抗舆论的打算,即便思想独立如韩寒(我想不论大家对他评价是好是坏,至少独立这个称呼是贴切的),在69事件写出让我拍案叫绝的精妙博文后,也终究不敌网民粗暴的辱骂而删了自己的言论。所以对于吴丹等同学主动去挑战舆论最后被无数人钉上“五毛党”的十字架的行为,我含笑不语。

      网络暴力第一个特点就是排山倒海,通过一些煽动性的言论尤其是一付受害者的模样,通过控诉某些阴谋论来获得公众内心的认可,从而一石激起千层浪。譬如这次省赛第一场后,南信工辩手的所作所为就是网络暴力的典型案例。当然,伴随着视频的贴出和周建林等学生评委的出面澄清,南信工的舆论支持戛然而止。

      这种排山倒海之所以会产生,往往是因为他们引起了公众心中的某些共鸣。大家其实对事情本身并不关注,而只是通过这一事件对自己的遭遇进行一些发泄。比如当时王磊在南审杂谈发了一篇关于南审杯名单的帖子,结果先是引出了一些学生对校会和团委的不满,进而竟然诱发了大量南审学生对食堂等部门的攻击。王磊后来也看不下去了自己删帖后,立刻有大量网友说“你们看吧,学校又限制言论了,竟然把帖子删了!”,当时搞得我们都哭笑不得。

      网络暴力的第二个特点是会自我发展形成一个完整的细节严密的故事。典型的案例就是当年的“保研门”,坦白说有没有女生被侵犯至今都是一个谜案。但当时由于网络的存在,传言迅速变得不可思议。第一天是竟北强奸案,第二天是敏达强奸案,第三天成了金审电教的轮奸案...后来,当大家发现所有的传闻的时间、地点都并不吻合的时候,不知道哪个SB做出了一个“天才”的发明,用一个“这看来是一起系列团伙轮奸案”来给当时的传言定性,还有很多人信以为真,还有白痴来BBS发帖说“已经这么多人受害了,怎么学校还是没有处理措施!”。我当时真的觉得匪夷所思,大学生了,就当真这么没脑子么?当然解释下,我说的没脑子指的是后来传言的发展,而不是最早的传言本身。

      我也相信“无风不起浪”的道理,传言之所以会产生并发展肯定是某一方面出了问题。比如当年校学生会的俞敏洪事件,是校会组织失误在先,在被质疑藏票的时候拒不公开表态在后,才导致了其后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我和校会关系一直很好,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周方舒老师和胡业宇老师发在人人的澄清文贴到了BBS,舆论立刻逆转。后来几个团委老师都来找我道谢,还告诉说“不让在BBS澄清是领导的意思”。这叫我说什么好,只能又是哭笑不得。好在后来宣传部门吸取了经验教训,在猪流感事件中第一时间澄清,流言一个晚上即被消解。所以对于政府来说,信息不充分带来恐慌,及时的信息反馈才能击溃流言。然而作为个体来说,我们不该成为反常识的流言的传播者。

      而从大网络环境来看,69事件无疑是网民自我衍生暴力的一个典型案例。从一个小事开展圣战,接下来是各种无差别攻击,在有人理性劝说的时候立刻被辱骂。还有大量的网民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开马甲装成妖精和仙后肆意辱骂,然后再开大号截图说你们看这些棒子粉丝多么嚣张。更可笑的是还有许多网民冒充黑客,发了一篇又一篇假地不能再假却被广泛称颂的“我进攻了百度的服务器,可惜失败了,我们尽力了,对不起大家了”的帖子。以至于后来事实澄清,网友所攻击的警察被歌迷羞辱、推撞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网民也仍旧狡辩说:“事实本身不重要,我们就是要教育那些人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以至于后来韩寒出手,从价值深处戳伤了这些网民的自尊的时候,他们立刻丢弃了一切的逻辑与事实的包装,开始了原始的骂娘。请注意,我没有否认大家爱国的出发点的意思,但是手段和方式实在是太过低俗。

      在我看来,现在的所谓公民社会和网络民主,其实仍旧是大鸣大放打辩论的文化大革命的翻版而已。确实,由于舆论的压力很多时候推动了真相的揭发,比如华南虎事件和躲猫猫事件等。但部分结果的合理性不能推导出形式本身的正确性,至少,误伤才占了绝大多数。

      回到乐清的事件,事实到底是什么其实你和我都并不清楚。至少目前提出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出这是一起谋杀,当然目前还有许多疑点所以我觉得直接认定成交通事故也有些草率。其实原本“有图有真相”的帖子煽动性并不大,因为图虽然惨烈但却并没说明什么,李承鹏的博文却成了局势被推动的关键。我不得不承认,无论事实如何,他的博文写的真是太牛逼了。熟练地包装、归谬,技巧性地先吹捧公民的意识再贬低政府的信誉,经过演绎的事实推理过程,接着用一系列的“恰恰”来引发主动联想,最后还来上大段的“预测”,人为创造出了一个悲观的环境。最后无论事实如何,他都给自己留下了无比舒适的后路。在人人网分享李承鹏博文的时候,我的备注是“这是一篇辩论教学文”,指的就是这篇文章在进攻集中和预设防守上都充满了技术含量,但可惜,他做出的都只是猜测和联想而已(这让我想起了一本奇书,当年也是轰动一时,现在却被我拿来作为辩论队逻辑纠错的精品教材,它叫《货币战争》,你们有兴趣可以去对比)。而经我观察,网民在人人网和别人吵架也大多引用的是李先生的言论,而不是自己的思考成果。直到公民调查团自己都说没证据说是谋杀了,网民立刻开始说其实是不是谋杀不重要,关键是征地问题。关于这一块,王任佳先生的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再赘述。

      当然了,我并没有攻击李先生的意思,也不是认为这件事情政府确实就是委屈了。对于一个要设置ANYUANDING来对付上访者的政府而言,遇到这种质疑也纯属自己活该,所以这种网络舆论的形成再正常也不过。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表达这么一个意思,网络舆论面前,作为公民的我们自己要有点脑子,仅此而已。

      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特点就是信息量大,但在这些纷繁复杂的信息当中,我们确实发现谁都不是那么值得相信的了。墙外的网站值得相信么?你们可以回顾一下他们08年的表现。国内的报道值得相信么?这不言自明了吧。那么,所谓的公民舆论就值得相信么?呵呵,呵呵,呵呵。就说人人网疯狂分享的几篇名文,杨澜给年轻女孩的建议压根就不是杨澜写的,韩寒的很多著作连韩寒自己都不知道,而那位古代西藏喇嘛的诗歌,其实是一个现代诗作家的作品....

      因故,虽然我们必然都是理性不足的,但在任何舆论面前,都希望尽可能保持理性。鉴于所有网暴者都喜欢曲解马丁·尼莫拉牧师的文字,我完全可以用同样的逻辑的一段骈文回敬他们:“当他们(网络暴力者)攻击政府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们不是政府的一员;当他们攻击仙后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神起的粉丝;当他们攻击XX商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在从事XX生意;最后他们来攻击我了,我发现,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最后引用马萌的一个状态:“当政府的所有行为都是别有用心,当所有认为政府还在做好事的判断都是五毛,当自己的断言被证明荒诞无稽就高叫民主,当转载了假新闻就说都是发布者的责任……这样的公民社会,还是慢点来的好”。省略号前的内容我非常赞同,省略号后则保留意见。因为我始终觉得,现在的言论爆炸总比当初的防民之口要好,而现在的网民集体不理性与伪民主,其实是迈向真民主所必须经历的阵痛过渡而已。所以我从来不否认网络民主的意义,只是在目前,它离真正的民主还差得太远了而已。

      我们当然改变不了大环境,也没这个必要。我们能做的,只是在网络舆论面前,有点自己的脑子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