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所谓承担责任,就是不要在乎你自己的感受  

2013-07-02 19:55:15|  分类: 辩论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抛开最近那么多狗血的事情不看,昨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情倒有趣到震撼了全国辩论圈:在中国农大组织的一个北京24校赛中,当评委和参赛队来到现场才发现居然连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于是乎他们只能自食其力,公推出主席、来自各个学校的辩手自己搬桌子、自己改写计时器、评委自己去买水给大家喝,就这样才把在主办方一人未到的情况下把第二轮比赛办完....到了晚上,农大发了一份声明进行了解释,内容大抵是内部斗争导致比赛推迟,但又因为内部斗争所以居然没有通知到参赛队。

      这篇声明我恰好看到,全文充斥了一个中心思想:我们好委屈,我们好无力,我们有苦衷,请大家理解。但这些参赛队怎么办?OK你们都回家吧,这比赛不办了。

      转一下陈典同学的状态:“ 弱弱的说一句,24号的事情解释了,那我们这些25号的比赛取消了的队伍就当做炮灰了是伐……?出了事嘛觉得自己委屈很正常,可是我们真的不关心你委不委屈,以及你是不是该委屈。认打认罚很难么,说辩论的话,圈里全是大杀器,谁能仅仅靠‘说’来服众啊……好好琢磨琢磨,大家真心不需要你解释事情到底是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的,说白了这是你们主办方自己的事情,跟我们毛线关系也没有。大家比较关心这比赛撂在这儿了你想肿么办,哦,还有,大家也比较关心这破事你们怎么收场。所以,海燕呐,你长点儿心吧。”我不是北京辩手,但作为旁观者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与陈典这条状态无异。

      实际上,你委屈不委屈,真的没人关心,大家只会看你最后做成了没有。每个人都会把自己想得很重要,但其实在这个宏大的社会,你在做出成绩之前你根本就没有自尊的资本。说实话农大这种诉苦的语气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最近一个月我每天打开QQ就会有人(不少人!)和我抱怨自己多么委屈多么难受多么不被尊重。我长得很像马大姐么?好我一开始还很有耐心,后来一个个都变本加厉了,各种避重就轻的书面文字也都另存为到我的电脑桌面。

     从个人角度看,似乎一个个确实都有苦衷,似乎一个个确实都很可怜,似乎没人是错的只是立场有别性格有差而已。可是,真的是这样么?真的没人是错的么?

     当年省赛,张奇作为校队队长因为性别问题没有资格上场,他不委屈么?可他说什么了么?即便没资格上场,即便明知道团委承认他队长是摆明了要利用他的立论能力做苦力,他一句话都没有抱怨过,每天至少三点才睡很早又起来,一遍遍帮上场队员改稿子、改问题。要知道大家都是同一年级的,他一个不上场的凭什么为上场的做这么多啊?可他就这么做了。

      大三下君和成立,当时因为特殊原因整个社团加校队只有我一个人负责。当我每天打、接三十多个电话到处组织活动,当我被当时女朋友多次吵闹要分手都快被弄哭了但还是咬咬牙去教室和大家一起讨论辩题,当我到处搞联络网的时候,总有人会提醒我:“你似乎既不是校队队长,也不是君和社长,你这么做肯定是为了自己。”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说我就爱出风头,越来越多的人说我想要控制校队,我不委屈么?可我说什么了么?我该做什么照样做,因为我知道,南审辩论好不容易喘起来的一口气,如果我不去撑住,随时就会崩塌回多年前的荒凉。

      与现在温柔可亲、和蔼友善的形象不同,王磊在大学一贯是暴君形象出现,以至于当年每次看到他我就会想到波尔布特。王磊在大学和谁都吵过架,包括所有广被尊敬的学长学姐,包括我和张奇这些“盟友”。正因为此,当时除了我和张奇以外没人相信王磊,大家都觉得王磊是出于私心,因为每次出来的都是他,每次骂人、开人、镇压的也都是他。他不委屈么?可是你们没人知道他为了南审辩论会放下自己的脾气一通通国际长途讨好别人,你们没人会知道他为了校队多一些比赛暗中他发了多少邮件,你们没人会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促成了从09年君和国际群英到11年华语锦标赛的所有活动,你们没人会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10年,郭玲君开始担任校队队长,面对才华横溢的08级,纵然实力不俗但她自知没有机会融入阵容。她带队战南京赛,夺冠;战马来西亚,获世辩第六;战江苏省赛,夺冠....荣耀漫天,可你们真以为作为一个辩手她不渴望这一份至高的舞台么?显然,可是她从没说过什么,每次她出现都只谈校队,每次她都恨不得把自己的精力再多加一点、再多加一点为队员们做好足够的后勤。也正因此,在很多人谈论南审07大断层的时候,我们可以骄傲地说:“不,我们还有郭玲君!”

      更别说,那些当年一个月工资全额掏出来给君和办活动的02级到05级的学长们。他们或许会因此挨饿,或许会被家长或者女朋友斥责,他们不委屈么?但在南审辩论还没有做出成绩的时候,在团委还没有认可我们的时候,恰恰是这些前辈自己掏的血汗钱,让我们搞出了南审辩论的声名。

      更更别说,那些从没有机会上过舞台的君和理事们,那些永远担任着替补的陪练队员们。一个活动最后能取得多少的成功,一个队伍最后能取得多大的成绩,归根结底取决于这些背后的人。他们没有个人的荣耀,但他们创造了最大的荣耀,和温暖。

      如果你们要问我南审辩论的骨头是靠什么撑起来的,南审辩论这么多年是怎么发展的,我可以很明白很清楚的告诉你们:南审之所以有今天,不仅仅因为辩论台上的一代代精英们的拼杀,更是因为一代代南审辩手不计较自己的得失,而只考虑、只关心南审辩论能不能薪火传承地默默付出,是这一份公心才带来了今天的成绩。倘若,我是说倘若,哪一天私心超过了公心,20年的传承灰飞烟灭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就像我前天和登科私聊的时候说的那样:对于一个组织来说,所谓对错绝不在于个人遭遇,而在于你能为这个组织考虑多少、你愿意为这个组织隐忍多少。真的没有人做错什么吗?不!如果你在组织最危急、最需要你的时候闹个人情绪,我不管你有多大的委屈,这就是你错了!

     我曾经说过,不要对我说“我会加油的”,因为这是一句最大的空话。现在我也要说,不要再对我说你多爱辩论多爱南审,这比我会加油更空洞。

      我不会再相信任何的话语,我只关心你们做了什么。而其他所有的人,也都盯着眼睛看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