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本次君和第二届华语辩论锦标赛个人见闻流水账(2012.4.9)  

2013-07-02 19:57:27|  分类: 辩论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昨晚只睡了2小时,尽管从早起到现在只喝了一瓶咖啡啥都没吃,但我能感觉到我整个身体都还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这种亢奋与成绩无关,而是伴随着与小孩一起讨论、熬夜的感觉,让我真切回忆起了昔日在学校拼杀的光阴及回忆。以至于我今天离开南京站的刹那,居然突然又涌起在大四才有的对离别的不舍。所以还是随便写点感想吧,不过考虑到明天要上班,等会就去睡了。这次真的很开心,唯一的遗憾是如果合照好看点就好了,懂的自懂。

      这次我是周五七点半左右到达的浦口,本来以为可以立刻看到第二天要上场的队员们讨论的身影,到文济楼后才知道由于人手不足,所有的上场队员(同时也是君和理事会成员)都参与到了接待、场地布置等活动组织工作。很多人都说主办方的辩手有地理优势,至少可以省下路上的时间,但其实这次南审所有的参赛辩手为了这次比赛的筹备,准备时间都被大大挤压。当然了,也有人顺便一举两得,比如某女很开心地丢下比赛和大家,去给陈铭过生日去啦。

      说句题外话,在南审辩论圈除了“剪发魔咒”外,还有一个“生日魔咒”。即如果一个队伍的大佬在比赛前夕过生日,这个队伍就算不输,比赛成绩也会遭到冲击。所以我听说他们给陈铭过生日,以及今天大家给小郭庆生,我似乎都隐隐起了一些对比赛结果的感应...

      由于找不到队员们,我只好安心在教室给手机充电,我一直对4S认同感不足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太过耗电。所以,这次大家会发现我80%的时间都在给手机充电,而40%的时间我会处于关机失踪状态。好在教室里有两个大一的女辩手一直在互相聊着碎尸案之类的恐怖故事,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并不是很闷。大概九点半左右,忙完组织的队员们才陆续赶到教室,我也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他们看到我一个个啊一声惊叫的神情。

      不过回学校看到的第一场模辩并非是自己的比赛,而是大油他们和港大的一场交流模辩,比赛本身很有趣,这里就不展开了。在这场模辩结束之后(大概十点了),所有的上场队员和陪练队员才全部赶到讨论教室,跟着他们一起来的是文济的管理员,以及勒令我们立刻离开否则要被锁在楼里的通知。于是我们一大群人在“方队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杀向了.......竟慧中间的走廊,在苦求管理员我们自己关灯以后,校队的辩手们就在黑夜的陪伴下在走廊里打起了比赛。就如大家诉苦得一般,外面都以为南审给辩论多少的支持,结果连一个讨论教室都没有。与我一起陪着小孩的,还有刚考取了人大的蒋宇芝。当然了,他主要是来陪家属的。

      不过,几轮模辩打下来,我们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由于准备不充分,两个题目的战场都非常混乱,立论也并不是非常清楚,反驳也都很不到位。我只好收起本来轻松的心情,心急如焚地和大家一起修改操作。当时真的非常担心,以至于王磊十一点多打电话给我说郭玲君老戴都来了,让我一起去和他们吃饭,我只应了一下就挂掉了他的电话。在重新整理了操作后,大家才不是很放心地各自回宿舍,并决定第二天一大早就重聚讨论。当然我也知道,对比赛准备不充分并不是这些孩子故意的,他们每个人最近每天都已经只睡两三个小时。只是如果按照这样的状态打比赛,恐怕两场不输也会很丢人,所以我只好板起脸让大家回去后必须把东西弄完才给睡觉。

      大概12点多,我才赶到饭店,正逢王磊、郭玲君、大果冻、徐漾还有登科在一起喝酒。大家很开心地聊了很多,小郭是请了假专门从杭州到南京来看比赛的,大果冻现在已经做老板了,看到BBS的帖子于是便也从广东冲南京来了。我们聊了很多,从白手起家的艰难和创立社团的过程,聊到各种辩手的八卦闲闻,所有人都感慨万千。在把啤酒清空后,大果冻提议我们打车去金浪潮,但却被登科组织了,他义正词严地说道:“学长们,从小街到金浪潮只有300多米,我知道你们工作后都开车不怎么锻炼身体,但我觉得这么点距离还打车实在是太浪费了!”于是,我们一堆又困又累的老骨头跟着他走了整整.....45分钟后,他突然一拍脑袋说:“啊,我记错距离了!!”

      戴国栋当时就瘫倒在地,我们的反应只有两个字:尼玛.....

      当晚倒并没有什么发生其他的事,不过我觉得挺对不起的是在酒店等着我们的濮阳佳和小石头,我们没到她们一直不敢睡,第二天看到她们的黑眼圈我真的挺内疚。因为一大早,她们便就又起来组织起所有参赛队的相关工作。在各个学校的辩手群中,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

      闭幕式结束赶到竞北201时,教室已经爆满到站都没有了地方,我只好忍着女孩子们愤怒的眼神坐到了嘉宾席的陈铭学长旁边。由于前一夜让我很不满意,所以我没让校队来看上午自己同组对手的比赛。这场比赛来自于武汉大学和马来西亚国能大学,辩题是穿越剧对人们历史认知是利大还是弊大(由于是流水账,我这篇日志里的东西都是大概记忆,不一定精确),我看到和我在辩论武大聊过天的WONDER坐在了三辩的位置。事前觉得这场比赛可能没什么悬念,还觉得很可惜,马来西亚国能大学远道而来就抽到了东道主和武汉大学,压力可想而知。

      不过比赛的进程却出人意料,虽然武大的立论确实非常严密充实,辩手的演绎能力也都很职业。但在马来西亚国能辩手的贴身肉搏紧逼下,武大辩手居然体现出了很强的不适应感,尤其体现在针对对方攻击的反驳总不能及时到位,交锋中几次慢了3个回合才会给出之前问题的回答。最后在被缺席审判40多秒后,台下的许多观众都纷纷议论这场比赛武大可能要输。这点黄执中学长也给出了评价,他认为武大立论更加充分翔实,但是场面确实是马国能占优,最后武大以2:1险胜。看完这场比赛我有两个感觉:1、马国能比想象中要难打得多,并不是他们的实力有多强,而是他们的风格和反应很克制大陆的队伍,尤其是战场推进不够灵活的队伍;2、武大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打,这并不是说武大不强,相反他们的辩手综合素养绝对比我们要高得多,但是坦率说武大这种风格不会给南审说完自己的论点带来太大的压力。至少打武大,我们两边都能说完自己的点,然后看评委心证了呗,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中午和于强学长等一起给队员们重新磨了两场比赛的论点,我和他们强调说打马国能一定要注意追击以及双方交锋时的及时回应。而队员们经过一晚上的自我准备,在内容上也比星期五要自然顺畅了很多。不过,比赛总是充满着意外,我想着也是辩论赛的魅力。

      下午第一场比赛,马来西亚国能大学VS南京审计学院,辩题是大学生是否应该选择间隔年游历。马国能的论点和打法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场比赛双方居然在两个定义上都不一致。马国能认为“间隔年”是3个月到一年,南审认为是大半年到两年;马国能认为游历主要是指去国际公益组织实习,南审这边游历则是游玩的意思。我想打过辩论的都会知道这种定义截然不同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糟糕的结果,于是接下来的比赛双方都打的很乱。最后从场面来看是55开,南京审计学院2:1险胜马来西亚国能大学。说句公道话,其实这两场比赛马国能都可以判赢的,他们的表现赢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尊重,和喜爱。

      去年的第一届比赛,我一直在担任比赛的评委,南审的比赛加起来只看了一场。今年由于没有评判的需求,我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和小孩们在一起准备,和他们一起吃干粮、研立论、磨战场。所以我索性一场和南审无关的比赛都没看,一直在准备带队。南审和武大的比赛辩题是“自由参选人大代表是否应该被推广”,之前引发了很多争议。我对这个题目的看法是,正方确实是绝对的优势立场,但反方也并不是不可打。在之前的模拟赛中,我让陪练方按照武大博客以及火车实名制两场比赛的思路进行准备,拉了三个方向的立论进行陪练,当时想的是虽不中亦不远矣。

      但当时听到武大真实的立论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打死我也不会想到,武大居然会全盘否定自由参选的意义,而从程序公平不如结果公平的角度,指出自由参选会造成民主成为精英游戏,只有比例参选才能确保真正的公平。我从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厉害的教练,但一直自认在国内辩论圈算见得还挺多的,这种赛前完全没赌对对方立论的情况我是第一次遇到。如若这场比赛南审告负,我也必然不会推卸我的误判责任。而在场上,南审的四个辩手听到这个立论后也大感诧异,下场后他们才告诉我说四辩前他们就都没有听懂武大在说什么。当时确实挺为他们担心,但好在发生了两个现象抵消了武大这个立论对南审奇袭的影响:1、武大似乎也误判了南审的立论,所以包括驳论在内的反驳环节全部驳偏,反驳了很多南审并没有说过的话;相反,南审的辩手虽然回应很慢,但回应的都是武大的论点。2、在具体的选例上,我认为武大主要用美国的例子否认自由参选的意义并不是很科学,至少基本只用美国的例子,效果不是很大。而从最后的评判和评委和辩手的赛后交流可以看出,其实评委对于武大这套立论虽然也大感有趣,但却并没有真正的接受,相反南审虽然打得很常规但好歹说的都是大家心里想的。这场比赛以南审3:0获胜告终,当然判我们输我也不会说什么(我承认辩题优势)。就像熊猫说的,遇到这种出奇的立论,被打死也只能说一句服。

      于是我们“意外地”出线了,说意外是因为队员们都觉得抽进了这个组里基本就没戏了,只能尽力打得漂亮。那几天几个队员压力都很大,几乎每天都会反复提醒自己或者队友“一定要再努力准备啊,否则南审辩论就毁在我手里了”(这句话我在一天内听了二十多遍)。这就是主办方的无奈,既输不起也赢不起。如果输了,无法承担面对学校的后果,也会导致信心的丧失;但如果赢了,作为主办方能击败国内传统强队,总会有人想入非非。但既然已经赢了,我们便只好组织大家一起准备半决赛,依例,我们放弃了看其他队伍的比赛而专心讨论。

      半决赛的对手同为两胜出线的西安交大,也是去年的冠军(去年决赛是三强循环,南昌赢南审,西交赢南昌,南审赢西交,最后小分西交夺冠)。当我知道赖亚楠他们都在名单里的时候,顿时觉得压力大了很多。辩题是“名人微博发表自己观点即可/需引导社会价值观”,和现场观众议论得一样,我看到辩题第一反应是“这不是两句废话么”,这种必须打定义的题目我们其实都不喜欢。这场出于锻炼新人等目的,我特意安排了王雨羚带三个大二的和西交交手,在后来的实战过程中这三位大二的小将都出了一些篓子,但也都顽强地打出了自己的亮点。比赛没什么好说的,基本就是双方抢“即可”以及“社会价值观”的定义,在价值上冲突并不大。在缺席审判40秒后,我和王磊都觉得这场打得问题很大,但是应该是赢的,最后3:2险胜。西交辩手个人经验比我们的小将要好得多,但也许是因为准备不充分吧,所有说的东西都在方骊洲他们的模辩准备之中。我认为反方一个是姿态有点高了,第二是没有强调网民的相关环境和背景,所以至少在论点上没有压死我们。不过这场比赛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上场辩手,而是坐在我旁边的港大的辩手们,他们记录比赛之详细认真让我真心敬佩。比赛结果照例引发了一些讨论,不过我们问心无愧。

      连胜两只传统强队后,队员们陷入了精神上的极度亢奋和身体上的极度疲劳并存的状态。而我们决赛的对手,将在两只赛前就奔着冠军来的强队浙大和澳科大之间产生。我刚说了,由于没想到能出线所以南审只准备了小组赛,于是我只好又选择不看之前一直很关注的皮鑫、迟浩原和陈以拓他们的对决,而带小孩去准备道不同这个抽象的命题。我当时记起子江和陈冠男曾经在金秋半决赛打过这个题目,便想偷懒要一些资料,可惜子江换电脑后弄丢了TT。

      准备中间我们抽空去看了四位大佬带着优秀辩手打的一场表演赛,我和王磊打酱油当了黄执中学长他们的评委。其实由于看了很多年了,现在这种表演赛对我来说已经不会带来什么诱惑了,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场比赛的欢乐让我捧腹不已。具体的比赛内容和分析大家详见尤达大师的日志,我就不多说了,但我发现马来西亚辩手真的个个都很可爱幽默。

      表演赛结束后,我回了一次院队,由于第一轮抽到了法学(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大家都挺紧张但也蛮认真的。我很开心地见到了11级的部分新队员,终于把照片和真人对上了号,比如蔡巍学长果然在瞄了我一眼后就继续带领大家开展讨论了。由于脑子里还是道不同,我对南审杯题目也没什么概念,给大家买了点水后便回到了校队的讨论教室。

      于是刚到没多久...我们又被大叔赶了出来。当时大家很郁闷,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比赛,这个题目又这么抽象,绝不可能大家各自回去准备。在听说我们的对手是高帅富澳科大代表队以及他们在宾馆通宵准备后,这些可怜的孩子弱弱地问我能不能去我的房间准备辩题。正好王磊昨天有事回去,于是我便带着三男三女浩浩荡荡杀到了金浪潮。

      额....应该说在两点以前大家还是认真讨论着辩题的,确定了一个基本的思路,就是今天我们所“谋”的不可能是已经被界定好是“不同”的“道”,而是讨论在“道”已经不同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不需要适当妥协以“谋”一个具体的共同目标。不过此时队员们的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两点以后,方骊洲同学率先选择了睡去,在接下来的数个小时,我们一群人非常有兴致地围观着他每半小时一变的唯美睡姿。照片在王彤那里,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要。

      剩下的人由于又困又累,讨论也陷入了僵局,于是在两点到四点的时间里,我们边讨论辩题边开始了闲聊。我们聊天的范围很广,从我们当年的故事到这些孩子的成长,大家都聊得很开心,这抵消了一些睡意。不过后来实在太困了,于是四点多的时候大家轮流上床睡了会。

      到了早上六点,没有写稿子的李之豪、没有写质询和小结的雨羚以及没有写总结的王彤纷纷醒了过来,开始了自己的准备。文琦也非常有意思,大概六点多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地上把头趴在床上睡觉,突然抬起双手(头没抬起来)说:“来不及了,我们来打一场模辩吧!”然后垂下双手,继续睡去,把我们吓了一跳,在这里感谢老蒋同学为我们这次比赛贡献的开场白。正当大家都非常紧张的时候,唯独同样啥都没有准备的方骊洲依旧很淡定地继续睡着,依旧每小时换1-2种优美的睡姿....当然考虑到二辩确实可以纯临场,所以我们直到要走的时候才把他叫醒,所以我们真心不知道他那个棒棒糖是哪里来的,以及他说那段话是什么时候想的。

      由于要磨合论点以及帮助梳理,一直到上场前李之豪都没来得及写完整的一辩陈词,所以我才开玩笑说他要做罕见的“纯临场正方一辩稿了”。其实与后来观众说南审不给反方论证空间不同,李之豪那篇没有说完的陈词其实恰恰是要给反方足够的空间。为了能让决赛变得更加有意义一些,其实南审在很多定义上是有退让的。我上场前和他们说,决赛这种准备和辩手状态,我们真的不指望你们能赢,但至少要打得诚恳一些,至少要打出南审的风采。

      比赛没什么好说的,双方互相没有听太懂对方在说什么,或者至少是讲的完全是不同的东西所以根本没法有交集。在这种情况下,南审既被缺席审判,场面也占劣势,以及在事实层面并没有对方那样有层次感和文化感,这场比赛输得没有问题。根据我的经验,陈以拓最后90秒发挥不如以往,大概是因为.....之前想讲的都已经讲完了,打得太顺了,所以没什么话好讲了。

      综合整届比赛,南审的辩手有太多需要向别的学校学习的地方,包括文化层次、语言风度、仪表仪态、演绎升华等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但另一方面,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的牌虽然不是最好,但不管打谁都有一战之力,不管打谁只要足够顽强就可能吃掉。这次的六名上场队员,以及没有上场在后方默默付出的校队其他陪练,我都清楚地看到你们在这一年获得的惊人成长。尤其是我的两个副队徒弟,你们真的很优秀,已经足以独当一面,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但是我要提醒你们,或者说警告大家,成绩在带来光环的同时,更多带来的是迷幻的毒药。如若真的因此觉得南审很强了,觉得自己不错了,膨胀的报应绝对是说来就会来的。

      拿到亚军,也许对南审来说是最好的结果,这也是所有人努力和奋斗的见证。恭喜澳科大和以拓,虽然你一直被妹子们包围着要签名,我想和你说一句话都没有成功。

      点评中,韩鹏杰教授的两句话让我深深触动,原话表述不记得了,我尽量还原他的意思:“几年前我在马来西亚看(世辩),心中在想若是大陆也有这样的比赛就好了,今天,在这里看到了。几年前我在许多地方参加辩论活动,观众稀稀落落,心中想若是辩论赛观众也能一座难求就好了,今天在这里,又看到了。”我认为,这是对君和辩论社以及这些年比赛最好的肯定与评价。

      我知道,这次比赛君和花了极大的力气,废了极大的劲,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至今经费都没到位),但是大家还是挺了下来。对于整个华语辩坛来说,光彩似乎一直属于舞台上舌粲莲花的辩手们,但若没有一代代辩论人默默地背后的付出,又何来的舞台给予辩论以精采?

      另一方面,恰如韩鹏杰教授所言,如果所有的辩手都抱着等学校给支持,等别人来邀请参加比赛,甚至被邀请参赛后还唧唧歪歪嫌这嫌那,辩论圈又怎么可能不消弭?南审的今天有学校的支持,但更主要的是学生的自发的热情和雄心。也希望全国辩论圈都能行动起来,用自己的双手而不只是自己被磨尖的舌头,为辩论的发展真正做一些什么。

      我想,所有人看到石头的流泪,心中都会有同一份触动吧。

      PS:我今天精神不好,写的都是自己随笔的感想,无论对比赛还是对其他的评价均只代表我个人观点。很多地方也许有欠斟酌,如有冒犯,望看客见谅。

      最后,华语辩论竞标赛终于告一段落,但别忘了哦,南审杯才刚刚拉开帷幕。

      大家加油,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