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从18届南审杯看技术——初赛外国语VS数统赛评  

2013-07-02 20:22:01|  分类: 比赛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思思邀请写篇赛评,打开视频感觉突然很难过,怎么现在南审杯的观众这么少了啊,还大多都是我认识的各院辩手面孔。
        打多了此类辩题的都会知道,大学教育有“社会服务、培养人才、科学研究”三大职能,自然这三者都是不可缺失的,但不同类型的大学对此有不同的侧重。我之前也说过,这里面就体现了各种不同的教育观念。基于正方来说,持有的就是以大学教育应以第一种职能“社会服务”为主,并且带出一个要提高大学生就业能力来做侧应,第三种职能则作为辅助的价值观。
        这个题目反方立场是占优的,因为正方无论怎么立论都绕不开“社会需要、就业”这两个思路,而反方却可以有无限种的选择。其实辩题如果工整一些的话,反方立场也应该是“大学教育应该以XX为导向”,而不是直接来一个“大学教育不应该以市场为导向”。当然我想也许出题人自己都想不出来XX是什么,因此也就做了这么一个简单化的处理,当然了这个题目已经老到烂了。虽然从逻辑上反方只要把正方破掉即能得证,不过站在评委角度,一般对反方这种“不应该”的立场也会有更多的要求,也就是说反方至少应该提出一个应该有的导向。
        以上是我拿到辩题的第一反应,回到比赛来看。
        正方的陈词主要说了以下几点:1、以市场为导向满足社会需要;2、以市场为导向能了解就业方向,提高大学生XXOO的能力,提高就业竞争力;3、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4、促进科研创新,与实践结合。应该说这个立论是很精巧的,完全切合了我之前提到的大学教育三大职能,这种常规的立论也方便大一辩手的执行和操作。但,一场比赛绝对不是准备到这里就可以了,但容下文再议。给辩手的建议的话,如果真的不能脱稿的话,站姿和手势可以修正一下;此外,不能用一个语调读完整篇稿子,要根据详略来改变节奏;稿子的话,每一段可以揉进一个小例子,不用多一个就好,毕竟纯理论有点太过枯燥。但总的来说,这篇一辩稿是非常不错的,很清楚而且很严密。
        反方陈词的内容则要多了很多,首先铺陈了很多前提。比如说大学教育与市场有交织的部分,但本质还是截然不同;比如说大学教育职能和学术道德时代独立之类的大学精神;譬如说市场的特点。由于前提铺设比较多,相应的论点展开则短了一些,我听到的就两点:1、市场本身具有滞后性等特征,不应以其为导向,即使以其为导向也解决不了就业问题;2、二者关系是相辅相成的,但市场绝不应该凌驾于大学之上。严格意义上来说,反方的一辩稿只是做了一个情境铺设,把基本的前提说清楚具体的论证后面慢慢跟进,这是一种递进式展开的打法。这个打法有利有弊,优点在于这种由浅入深的方式比较有利于听众的接受,缺点是如果某一个环节没说清楚可能会带来整个逻辑链断裂。而在这里数统体现了一个经验比外国语丰富的地方,即对双方可能会开展的交锋点挖了防御工事,你们可以仔细观察,数统的陈词其实很多都是用来反驳正方主要观点的。
        截至目前,双方可能会产生分歧的(也就是交锋点)有以下几个:1、大学教育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2、市场的特点是什么;3、导向的定义是什么;4、以市场为导向的措施是什么,效果是什么;5、若不以市场,应以什么为导向。给我的感觉,正方对这五个交锋准备并不如反方充分。这就是我为什么上文说“一场比赛不是准备到这里就可以了”,辩论不是光做出一个自圆其说的逻辑立论就可以了,关于双方的交锋点也应作出充分的准备,这也是陪练赛的意义。
        反一的质询问了大学教育的精神,还问了一个逻辑问题“是不是有好处就等于导向”,还和正一在高职是不是大学上交锋了一轮。感觉陈黎的意识是都到位了,但是可能是第一次打这个位置,这几个点打得都不是很透彻。而正一的质询则是两个层面出发,一个是问反方如果不是市场那应以什么为导向,反方回答说是大学本身的精神,正方又问反方南审的例子,然后带出培养人才、服务社会。正方质询打得很清楚,但也是因为经验不足吧,追问做的很不到位,一个问题问出去还没等对方回答就抓紧问第二个了,其实有些问题多逼问两三遍可能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正方二辩的驳论主要讲了两点:1、用交通事故的例子论证市场带来的弊端不是以市场为导向的错,而是操作的问题,这其实是可以完善的;2、用房价的例子(我觉得不大贴切)论证社会的真实残酷,点出不是学好专业就可以了。怎么说呢,这篇驳论光看内容是蛮不错的,但由于反方陈词只铺设了一个背景而并没有开展论证,这篇驳论突然就显得与现场脱节了。但也没有大碍,因为“市场会带来很多弊端”等论点虽然陈词没有展开,但却是后来反方必然会说的。因此正二驳论的权当一个预先防守,这也是正方第一道防御工事。
        反方的驳论也是一样,铺设了大量的防御工事:1、社会不仅仅需要应用型人才,也需要理论性人才;2、市场需要不等于社会需要,市场只是反应了热门;3、市场为导向没有缓解就业压力;4、这个题目是全称判断,如果要以市场为导向,应该全都以市场为导向。看完全场比赛后我才发现,其实这里二辩的很多点是给三辩王雨羚做铺垫的,打了一个小配合。从内容本身来说,反二的驳论也没有全都赌对,但内容也八九不离十,和正二一样也都属于预先防守。这里提一下,我很反对大一的辩手驳论真的不写稿去临场反驳,那是很2的行为,因为你们没有足够能力的时候纯临场必然什么都说不清楚。像这场两个二辩,虽然都有没押对的地方,到哪都打出来很多点,对于新人来说这是值得提倡的。
        对辩有点迷糊。正方二辩前期打得不错,但后期被带走了;反方二辩则一直在打自己的东西。主要的交锋战场还是在反方这里,用爱因斯坦等例子证明了一个大学的科研职能不能以市场为导向,用北大清华底蕴的例子证明了额我没明白,用冷门热门的例子打了一个市场操作性。整体两边差不多,都说出了东西,但可能是选例不大好,小小结也不够,所以不是很透彻。
        正方三辩也许有些紧张,整体非常激动,打断次数有点太多反而显得底气不足,还有对学姐说“你很聪明”显得有些不大礼貌。从内容来看,用一个请客的问题主打社会需要,用社会主义的例子证明以市场为导向后大学教育的本质不会变,最后点了一下南审也是以市场为导向。三辩整体还是在打一个社会需要和就业问题,虽然质询有些问题,但小结做得很不错,相信这也是拿最佳的原因。但对个人风格提点建议,打比赛不能这么随意,这不是在讨论,要正式化一点。
        反方三辩的问题就一个例子:中国政法大学。但其实这也是我满欣赏的一种质询方法,那就是用一个例子打透一套论。很多人对操作有一个误区,认为用海量的例子压制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但其实例子太多反而会引起评委的不适也无法说清楚任何东西(大家回忆一下2001年国辩,武大和马来亚谁例子多)。言归正传,王雨羚质询主要问了市场为导向的措施和用中国政法大学打出大学应该坚持自己而不是以市场为导向(这里设计了一个陷阱,法大在法学热门的时候发展法学是不是以市场为导向,法大在法学不热门的时候发展法学是不是不以市场为导向了应该被批评),第一个市场措施因为双方吵起来了没听清楚,第二个点数统是打透的。但让我略感失望的是,王雨羚的小结反而没有质询清楚,除了开头让人一亮的“立足于自己本身,看有没有能力,而不是看到需要就上”外,后面的东西都没打透。
        末尾的时候王雨羚又补了一句“有好处不等于应该”,我觉得这不能算是数统的亮点,但确实是外国语的不足。大家可以在BBS看一个叫“天边的小南”的同学发的初赛评论帖,她的看法想必也是所有观众的看法,外国语最大的问题就是始终没有理清楚到底什么是导向。虽然正方有带到“以市场为导向不会破坏本质、也要发展其他”,但由于准备不足(没有足够的例证和类比),抵抗非常微弱,因此让数统的“参考不等于导向”和“有好处不等于应该”顺利得手。还是我上面那句话,立论不是把逻辑圆了就可以了,对于双方必然会发生的交锋点,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而我之前也在校队反复说过一个理念,对于必然有分歧的定义,一定要在攻辨甚至一辩开始就开展定义战。
        很多人觉得“定义战”是可耻的,是辩手不该做的,其实这是一种思维误区。辩论的魅力之一就在于汉语言文字的博大精深带来的不同理解,对定义有不同的理解很正常。我们反感的不是定义战本身,而是有些队伍人为地曲解定义(譬如认为“网聊有聊”是“网上存在有聊天”)。所以只要不是故意的歪离,定义本身交锋不但不可耻,还很必要,大家可以去看10省赛半决赛运动科技那一场,就是南审定义战的经典案例。更多提一下,很多队伍对于如何打定义战也没有清醒的认识,最后在场上变成了互相不承认的扯皮;其实有分歧的定义和辩题本身一样,是需要演绎、论证的,因此需要大量的逻辑、类比、例证的准备。譬如这个题目的“导向”的定义,正方其实大有可挖,但可惜都没有打透。
        自由辩论就是一边倒了,外国语被缺席审判75秒。正方主要就打了一点,即大学不能只学习专业知识,更要根据社会需要来培养活动能力。反方的则把操作铺得很开,先用高职和大学带出了“为什么我们来到大学这里就是为了找一份工作呢”;再用霍金等离子带出“市场不热门的是不是不要看了”,也就是市场需要不等于社会需要这个论点;还用南京、青岛的例子带出大学应该坚持自己特色。点先不去说,看操作。正方给我感觉大脑最清晰的是二辩的男生,每次站起来都会反诘一些很有力度的东西,比如导向是不是唯一,导向是不是强制等,但由于站的次数不多以及没有追问意识以及数统回避了所以没有打透。数统这边推进感非常强,起-承-合-转都做得非常到位,战场推进本身是做得很不错了,但存在回避问题和追问不足两个缺点。整体来看,数统确实是上半区经验最丰富、实力最强的队伍(PS:我看的政行的2场视频都是以弱胜强,希望政行10不要膨胀以为自己真的强到可以打学长学姐了,差距还是明显的)。但从论点上看,数统有3个东西在自由辩论没有打清楚:1、以市场为导向会出现什么问题?这应该是反方的一个主要进攻点,但全场都只是点到为止,没有打透。2、到底什么叫以大学自身为导向,还不够透彻。3、就业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其实这三个点反方应该都是很好解决的,但可惜没有说清。
        张琳悦的总结一上来继续鞭尸,追问了“是不是有作用就要选择”和“是不是市场需要就等于社会需要”。然后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价值“教育不是领导妙药,不应承担太多的社会功利需要”,这篇稿子非常有深度我也非常喜欢,个人觉得张琳悦在价值升华上的能力是09第一位的。当然这篇总结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我之前说过四辩职能有3:归纳反驳、全场梳理和价值升华。琳悦在反驳和升华都做得很到位,但是梳理做得不够,也即是我说的自由没解释的3个问题,其实理应说得更清楚一点。关于这个,去年省赛决赛我也和蒋宇芝说过,没解决的问题即便是点一下也要在总结解决一下,不然评委会把困惑带到评决之中。
        正方四辩思路还是很清晰的,但只用一个操作是驳不了反方的论点的,这还是全队准备的问题。但最后的归纳有点不到位,因为我们看到反方的主攻点并不在市场弊端上(这是反方的失误,但却造成了正二正四都没赌对)。价值的话外国语还是立足于就业能力,这一点是正方全场硕果仅存的打清楚且反方没有抵抗到位的论点。四辩的辩态和稿子内容都很不错,但是局面如此,无力回天了。
        综合全场,外国语最大的失误在于没有对导向有一个清楚的界定(也可能是界定了但没打出来,因为我看二辩对此还是很清楚的);而“互动”这一核心逻辑贯彻的也不是很彻底,这体现了巨大的经验和操作能力的差距。但外国语辩手个人的反应、大局观、气场和冷静都还是很不错的,这些辩手都非常有潜力。这场比赛外国语的立论其实没有问题,但由于对交锋点准备不足,因此场面上出现了溃败。交锋的意义,这也是我选取这场比赛的原因。
        数统则要训练有素得多,推进娴熟到位,层次递进也做得很不错,头脑最清醒、解释最透彻的陈黎也拿了风度。但一个是自由的时候有些回避,给人感觉没有正面解释正方的问题,第二个就是我说的3个没有说清楚的论点。
        上半区的队伍还大多停留在最低级的“无操作阶段”或者稍微高级一些的“推进操作”,数统在这一点上稍好但也没进阶;比起下半区法学、管理和金融已经达到的的“交锋操作”阶段(下半区的会计和国审也还停留在“推进操作”阶段),上半区队伍还是体现很大差距的。但也无妨,至少从这次的比赛来看,所有队伍比起去年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我也相信南审辩论会随着大家的努力而越来越强。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