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南信工之败简评  

2013-07-02 20:25:25|  分类: 比赛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哎,我毕业之后你们不在网络上交流比赛也就罢了(南大辩手每打完一场比赛都要在人人集体发日志,当然我觉得这也没必要,但现在连个状态都木有也太冷清了)。但四个版主至少对参加过什么比赛要有个记录和整理吧,不然过了好多年全都忘记了。
        不过最近大家都忙,事后补上吧。这场比赛说实话输得很意外,因为赛前都觉得这阵容还挺不错的,但看了视频后发现确实打输了,问题还很明显。不得不悲哀地说一句,10年省赛以后南京各大高校理念都迅猛地进步着,但我们学校无论技术还是理念依旧停留在两年前的水平,再这样下去我们好不容易积累的优势将不复存在。比如南信工,两年前是一只不懂辩论的相声队,这次决赛这支队伍虽然个人能力还有问题,但切割和配合都很娴熟了,进步不小。
        辩题:结伴/独立更有利于个人发展,我就不复盘了。简单说说环节:
        杨柳稿子内容不错,但是你背这种文艺范稿子感觉有点怪,不如你理性范的时候自然。论点没问题,但交锋上面有欠缺,你们仔细观察反方的陈词结构,那几乎是一篇半驳论。每一点不但说独立的好处还都要砍结伴一刀,而正方陈词却只有结伴的好处,这样评委那边反方是略占优势的。回答质询反应挺快的,没什么问题。
        于宙驳论一向很靓,主打的是个人发展的定义,如果继续下去就不会这么被动了。但这次对辩居然放弃进攻而是和对方扯标准,导致整个对辩环节都被拖入双方互相不承认的泥沼状态。你们要知道逻辑这种东西是最后绕的,对方也不会真的陷入你的设计,只有用事例才能逼迫对方就范。而直到对辩最后才举例,至少这环节没优势。其实我不觉得问标准有多大效果,因为对方一般都会准备一套自圆其说的关于标准的说法的,即使要问也要用大油这样的抓着对方的具体的话然后问“更”在哪里,而不是直接要。
        大油这次质询问题说实话还不错,也是唯一一个打结伴定义的,从个人表现来说没什么问题。但从比赛整体而言,这一轮质询有些太过保守了。因为双方定义出现了极大分歧而且二辩没有打完的时候,整个三辩都打定义都未必够,这时候还打其他的就有点偏了。
        然而四个人在回答对方质询的时候都很糟,没有一个人点出反方定义和己方的差异,更没有一个人去破解甚至指出切割
        自由辩论等会说。
        王彤质询前30秒反驳对方第一个点感觉没必要,后面花60秒打个人发展定义是必要的,但有点太长了。结辩的话这场比赛里对反方主攻点存在误判,反方这场不是在主打内外因也就是“归根结底要靠自己”。这场比赛结辩应该先打清楚结伴定义,然后集中力量扫什么才是真正的个人发展才有效果,可惜了。
        
        自由辩论打得很乱,反方所有论点都打完了,正方感觉什么都没突破成功。以至于到后来反方没话说了才开始和正方讲内外因,那时候其实比赛已经差不多了(所以反方确实说了内外因的问题,但这是因为他们战场都打完了)。
        这场比赛,反方主要做了2个切割:
        1、将很多情况切割出“结伴”定义,比如人要融入社会是前提不是结伴,比如单向接受帮助。这时候南审应对很差,既没有质疑反方的切割,也没有对己方定义进行进一步阐述。
        比如融入社会,融入社会确实是双方共识,但如何融入社会是不是结伴起到更大作用呢?这还是正方第三个点呢,但却没有点出。
        比如单向接受帮助不算结伴,这就有点诡辩性质了,但正方也没有反例来破解。其实按照反方这个定义,世界上是不存在结伴的,因为永远是一方在帮助另一方在接收的状态。
        最关键的是,结伴这个词给人的第一印象比如团结、配合等,我们的辩手都没有营造出这样的氛围。在结伴的定义战场,打输。
        2、第二个切割,反方说个人发展只是个人能力提高,而不看效率或者社会贡献。这其实是反方最核心的论点,正方有所准备,但却没有到位。
        个人发展是不是只看个人能力?显然不是,我想宇宙的驳论已经很清楚地反驳了,然而为什么驳论以后那些例子都被丢掉了呢?反方这一个明显存在问题的定义被顺利打出,正方的应对很有问题。
        效率提高是不是个人发展?我觉得这里反方的反驳有点道理,确实不能直接划等号。但正方此时可以继续说啊,结伴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在损有余而补不足之中达到最优。比如我擅长英语你擅长数学,这时候结伴的结果是两个人把两门课都学好了,这不仅仅是团队效率提高更是个人发展。这个例子杨柳陈词里有,于宙结辩最后也提了,但在后来却再也不出现了。
        至于个人发展和社会的关系,例子就更多了,但也没提。

        辩论包含两个层面,一是论证,二是辩驳。在打低水平队伍的时候,只需要把自己的论点做好然后用强推把论点论证出来就可以了。但在打差不多水平的对手的时候,对手一定会对你们的论证进行强干扰,这时候如何反干扰以及如何干扰对手就变得很重要了。
        这场比赛里面,南信工放弃了挖掘立场本身,而选择咬正方的论点、一一反驳。这是很多理工科学校辩论队的特点,你们可以参考99西交、01马大、05电科。这样的打法注重反驳超过论证,而最重要的是注重交锋,因此会让强推的队伍显得很尴尬。
        当然我从不觉得这种打法本身比我们的打法要好,因为我个人还是倾向于论证超过反驳。然而,我们的打法要赢,前提是能把自己的东西推出来、打清楚,这样才能显露出深度挖掘上的优势。这场比赛的失利也不是什么坏事,相信能给四个辩手还有观众(不知道带去多少)带来一些经验,我这里稍微列举一下:
        1、要对切割有意识。切割是辩论赛里面一种很常见的技巧,简单说就是把对手说的归纳成另一个名词,然后排除在讨论范围之外(比如去年新生杯虎妈教育那一场,管理将反方说的教育模式称为“严苛教育”,和“虎妈教育”严格区别)。这场比赛反方动用了2次切割,但是正方一次都没有指出。在以后的比赛中,一旦发现对方切割要立刻反应过来,找寻破解之法。
        2、定义战要准备充分。这场比赛反方在“结伴”定义上的入手确实有些出人意料,但“个人发展”反方必然是这么打的,这时候还应对成这样就不应该了。况且,定义出现明显差异的时候,一定要有意识,打完了定义才能再接下去打。这场比赛连个人发展定义都还没打赢,自由就直接开始推进“结伴带来更高效率”,自然被对方一句“效率不说明个人发展”轻松挡住了。
        3、这场比赛我仔细看下来,陪练方应该也有一定问题。我猜测陪练比赛的时候反方一直在打“最后还得靠自己”,所以正方才会出现预判错误。当然这里没有责怪大一陪练队员的意思,但要注意,越是高水平的比赛陪练就越要准备各种情况。南审杯的时候法学院陪练队最多会准备五六套立论,大家也可以进行借鉴。
        4、在准备的时候,要有足够的交锋意识,交锋比推进重要。无论是哪种打法和风格,都不可能把己方立场优点推一下就能赢的。在打没一个论点的时候都要想反方会怎么反驳,然后找到再应对。因此对于反方每一个可能说的论点,都要找到足够给力的反例,比如于宙说的黑客的例子。并且反方一提出就立刻指出,而不是老老实实地解释。
        5、配合方面,这套阵容确实攻击力存在问题,也没有人有足够的领袖能力来指出对方的问题或者引导战场,还需要继续换阵和磨合。关键是大局观的训练你们要抓紧了,以前你们跟着学长学姐只要完成自己的环节就可以了,现在你们要独当一面了,怎么迅速知道对方主攻点在哪里,这是一个月内你们必须掌握的能力。

        差不多就说这么多,输比赛在我看来是好事,毕竟现在发现问题可以及时改正,总比接下来在更大的舞台出问题要好。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警醒,南审辩论从08年底到11年初江苏省内不败地位已经被打破,大家都在进步,我们作为卫冕冠军自然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