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关于南审辩论、南京市赛以及南京辩论的杂谈,聊点历史,扯点现状,望点将来  

2013-07-02 20:03:10|  分类: 辩论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般辩手一学期的赛季是一个月左右,而南审的辩手这学期却已经连打了3个月正式比赛了(3月区赛,4月国际华语锦标赛、19届南审杯,5月市赛),从队员到教练组这八九十天几乎天天熬夜,个个人困马乏,至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下了。赛季刚停大概需要一到两星期的调整期,包括对生物钟和学习习惯的调整,希望校队辩手们都能好好回到学习中来,把丢掉的功课补上,把弄伤的身体养好。

      两点出门的时候看到雨羚说河海果然上了省赛阵容,心里便觉赢面不大了。虽然这次立场难说,但之所以失败归根结底还是我们10不够成熟,实力不如河海09。毕竟南大的07、南审的08和河海的09一直被公认为南京辩论这三代的标志(06级及以前群雄并立,没有队伍鹤立鸡群,所以就没有绝对的标志和代表)。当然,输给学长学姐虽然可以理解但绝不是天经地义,我们的09力扛武大西交08不也赢了么,河海09更是在与南审08等前辈的对抗中一场场走向成熟的。这次我们出纯10阵容更多是出于队伍发展的考虑,我希望你们几个大二的辩手(包括陪练方)在这场比赛中学习之、反思之、改进之,并最终超越之。

      这里老生常谈一句,没有什么好队伍是天生的,而都是血与火中历练出来的。南大07和南审08都是前期历经了种种惨败,才在中后期成熟为有全国声誉的辩论队(我一直很遗憾这两套阵容从未正面交锋过)。而河海09也并不是南京09中最有天赋的一批(论天赋南京09第一绝对是南工大),却在和学长学姐的较量中越打越强;10年南审08险胜河海三次,今天他们终于用一场胜利成功“报仇”。

      你们应该懂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对于我个人来说,五月头两个星期带13个辩题(第一周同时7个,第二周同时6个)已经达到了极限,所以这周实在太累而没有帮到什么忙,非常抱歉。这三个月我借助现在的“半离职状态”,对于辩论的投入超过以往任何一学期;这是最后的疯狂了,下半年换了工作以后,我就不会有这么多时间精力了。只希望校队一切好运,也希望领队和队员们都更加迅速成长起来,你们将成为新的老人。

 

      开始正题,先说点南审自己的典故吧。

      08年前,南京辩论除了南大偶尔会被邀请外(很多正式比赛比如国辩的邀请函还经常被南大校方拒绝),基本处于于世隔绝的状态。虽然个别学校比如南审、南师大辩论氛围非常浓郁,但是整体辩论理念和实力已经落后全国水平近十年。

      08年省辩失利后,张奇、我和王磊认识到要发展南审辩论,再这么自娱自乐固步自封是不行的,必须想办法改进。当时我们设计了三个大阶段,现在已经全部完成:

      第一阶段“引进来”,09年春我们邀请了苏大、南大等学校主办了江苏名校辩论邀请赛;10年春更是把规模扩大到上海,江苏名校赛变成了华东名校赛;这两届不评胜负的邀请赛是华语辩论锦标赛的前身,各种不同的辩论风格大大冲击了南审原有的过时的辩论理念;

      第二阶段“拜师学艺”,这主要是我和张奇带着08级一起完成的,我们各自分工,北至北京、南至广东、西至武汉(为主)、东至上海,大家各自找国内名宿进行学习,并且将成果共享融合,逐渐形成了南审自己的技战术体系;

      第三阶段“走出去”,包括经过谈判参加市赛(这个我等会讲),获得世辩的机会并杀入八强,以及各种其他平台的比赛。当然刚说了,一开始输得家都不认识,后来才荣誉等身。

      没有什么成就是天经地义的。

      同一时代,河海和南大也开始积极改变原有的模式,开始对外拓展。南大由于学校牌子所以经常能获得民间的邀请,他们的辩论社也以此为契机建立了非常不错的平台,并在首义等比赛中夺得佳绩。河海10年前虽然没有出去打太多比赛,但也积极向外学习先进的理念,并积极投入到实际的训练之中(河海的训练是南京最好的),这为他们后来出成绩奠定了很大的基础。南审、河海和南大都是基于自己学校的特点,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辩论发展之路。

      但与此同时,南京大部分的高校还是处于自娱自乐的状态,把自己学校的辩手吹捧为神,把自己学校的辩论理念奉为正宗,并还总做着“其实我们很强,只是没被国辩邀请”的春梦。

 

      下面是市赛的故事。

      06年的时候,南大林博等前辈深感南京不能没有属于自己的比赛,便联合市区几所对辩论热情还不错的高校,主办了首届“南京辩论八校赛”,南京理工大学在决赛中击败南大获得冠军。这个比赛是南京第一个学生自己主办的大型正式比赛,意义非常重大。虽然,同时代的上海一年已经有许多许多市赛了...

      (PS:首届比赛南审是受邀的,当时第一轮战胜东南大学,半决赛负于南大夺得季军。07年开始由于南审主体搬到浦口,主办方便不再邀请。)

      07-09年,南京八校赛开始轮换学校进行主办,这个比赛由于是学生自己主办所以非常的纯粹和公正,经常出现主办方首轮挂掉的局面。07年我没有关心,似乎是南财夺冠;08年和09年都是张义修刘晨龙领衔的南大夺得冠军。

      到了10年初,这个比赛开始引发了很大的讨论和争议:一方面,这个比赛在四年的发展中逐渐成为了南京辩论的一面旗帜,所有学校都想参与其中;但另一方面,连续几年的主办方都不情愿扩大规模(这会带来组织的困难),并以“八校是一个传统”为借口拒绝着各个不在其中却想参加的队伍。这样一来,这个比赛逐渐成为了市区八所学校小圈子的自娱自乐。这样的恶果是比赛水准也每况愈下,南师大等高校每年都随便派几个大一大二打打,以至于仙林有了这样一句名言:“如果你们以八校赛的南师大来衡量南师大的实力,那么省赛你们怎么死都不会知道。”

      10年初,我和南农黄闻知各自联系当时的主办方南邮,又被以同样的理由拒绝扩大规模。当时的市区并不认可浦口的辩论实力,当然浦口也觉得市区的队伍很不咋地,于是当时南农甚至想过以浦口为核心主办另一个八校赛分庭抗礼。

      但我不信邪,我当时花了整整两个晚上进行谈判,几乎磨破了嘴皮子,南邮主办方当事人实在坳不过我,便答应和南财等进行商议。后来好在南财的社长彭静出面,组织了一次研讨,并最终通过了南京市赛扩大化的决议。

      10年5月,南京市高校辩论赛从8校规模扩大到12校,除了原有队伍以外邀请了南审、南农(工学院)、南工大和南中医参加,只是市赛历史的一次巨大进步。但当时不知为何设置了一个奇葩的决定,即决赛前只允许上大一大二。

      当然了,这一规定的最大受益者是南审,如果只拼大一大二,我们08略无敌。初赛复赛由于高年级不允许上场,许多队伍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学弟学妹被南审08和南工大09击败。而在大决赛(3强)中,由于解除了年纪限制,我和王磊、吴秋军集体出场,06和08一起以两个5:0拿到了市赛冠军,王磊决赛最佳。

      虽然结果很美好,但当年我们还是非常心虚的,毕竟在此之前南审除了08税务市赛冠军外没有太突出的成绩。自信对于一支队伍来说异常重要,今年君和赛南审抽到了武大后虽然心情郁闷但也并不恐惧,因为我们相信国内任何辩论队只要我们准备充分都有一战之力。但在当年并非如此,我们非常患得患失。而由于河海大学在初赛的热辣表现(首轮干掉东道主南邮,表现极其出众,被公认为12只队伍中最强),复赛抽到河海后南审校内一度有放弃的声音(因为当时同一套阵容还在同时准备世界大专华语辩论赛的比赛的3个小组赛辩题,队员们同时准备4个题目压力有点大)。但我当时觉得如果连南京冠军都拿不到还有什么资格去马来西亚,便让队员“累死也要打赢河海”,一星期后捷报传来,虽是险胜,但这场比赛奠定了08级的自信心,这是他们第一次独立在正式比赛击败强队。

      11年市赛由南理工和河海主办,由于当时已经毕业并没有参与过多,南审这边是登科和宋宋主要负责。由于70%大二主力去了西安交大打交流赛,所以初赛和复赛由08上场扛过。半决赛,从西安回来的09级于周四才开始仓促备战,不敌南农,终结了南审辩论09年5月开始的江苏省内两年15场不败记录。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南京不存在永远的霸主。11年以来,改由河海进行守擂。

      今年由于第二届华语辩论锦标赛在四月举行,南审杯被迫延期,导致本次市赛与南审杯相撞。市赛前两轮,70%的校队队员(包括全部的男队员)都在打南审杯,仅有的5个队员硬撑过了前两轮,感谢雨羚的辛苦带队,也感谢管理肯借晓冬。半决赛才终于有了足够的队员备战,但由于体力及活动等原因以及对辩题不适应,准备非常糟糕,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要多多反思和总结。

 

      关于南京的判准。

      这两年比赛最大的热点倒不是比赛本身,而在于评委之间激烈冲突并且不可调和的判准。评委之间为了一场比赛会发生极其激烈的争吵,每场比赛之后都会看到各家之间口诛笔伐(是因为判准而不是因为结果)。在11年初赛,许多一边倒的比赛却出现了3:2的险胜分甚至输掉的颠倒黑白的局面,在去年复赛河海VS南大等比赛引发的关于判准的讨论远超过比赛本身.....

      评委的问题由来已久,在10年以前各校评判的标准倒是非常统一的,那就是“以立论的说理”来判决。所以你们看10年以前江苏的辩论赛,都是没有强推、没有演绎、没有战场,甚至不举例子。所有的辩手都追求逻辑的解释说明,辩论赛就是两边逻辑推演来推演去的游戏。打个比方,现在如果打一个政策性辩题不管你是否按照需根解损模式拆解,至少都会讨论可行性,但在当时所有的比赛都是不讨论可行性的,因为逻辑上“很难不代表不要去做”被当时的评委视为有效反驳。

      这里说一件有意思的事情,10年复赛我们赢了河海以后找评委问缺点,评委很诚恳地说:“你们南审打得不错,不足就在举了太多例子和数据了,我们又不知道你们的数据是不是真的,所以辩论赛不应该举例子和数据,而应该讲道理,下次要注意....”当时我们哭笑不得,但这确实就是当年评判的唯一标准。

      所以当10年南审和河海分别获得成绩以后,南京地区大部分的高校辩手陷入了极大的迷茫,我当时经常看到各个学校辩手改状态说:“南审与河海的风格好奇怪....”“为什么现在的辩手都不追求讲理而去追求技巧了呢...”、“为什么场面又成为评委判决的唯一标准了呢....”

      这并不奇怪,因为在原有的“说理”评判系统里面,辩论赛只分为立论和逻辑说理两种,其他任何的举例、演绎都被视为多余(03年黄执中刚出道的时候就被当时大陆辩手喷为只会煽情背稿子,就是因为这个判决体系)。所以当那些学校看到南审与河海进行立论的演绎和操作的时候,都觉得这是“技巧战胜了讲理”。

      10年后,各个学校都开始更新原有的辩论理念,但由于进度和理解不同,差异开始体现。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差异在目前并不是“百花齐放”,而是各种“走极端”。比如有的评委纯粹以所谓的“深度”来评判比赛而完全无视场面,有的评委只看场面和操作而不看立论,最奇葩的一类评委是“脑补裁”,他们会把场上一方辩手没有说过的话自行脑补,然后以此为依据判另一方输....具体我就不多说了,南师大徐中浏、南邮罗斌(他的日志总结得很全)、南工大张昕、我校徐漾(这孩子注销了)以及之前南大刘晨龙的日志里关于这个都有很多很多讨论。

      我个人感觉,评判标准不同是正常的,比如我是论点裁为主的论证裁,但我并不反对白纸裁,这属于理解不同,不同的评委口味才能带来辩论的发展。但在南京,存在的问题是许多评委以极端片面的标准来进行“单点评判”,比如只看立论或者只看操作而完全无视其他方面,这就是非常不合理的了。

      这其中很大的原因在于辩手的低龄,年级对于辩手来说异常重要。大部分辩论技巧一年就能学全了,后来还想要再发展,基本就是阅历和比赛经验的提高了。一般的辩手大三才能初窥门径,可是在大部分的高校辩手大二就退役了。因此无论是经验还是理念都永远处于不成熟的境地。所以希望南京地区可以更多开展对于辩论赛评判的交流甚至培训,南大观众评委制等也可以进行一些推广尝试。

      要想辩论发展,必须要有老人留下来,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有老人和没老人的队伍差别是极大的,比如南工大,以前在一个装神弄鬼的教练影响下,每年都只有大一的辩手打比赛,因此各种奇葩。而这几年随着老辩手的留下与沉淀,逐渐走入正轨,取得了不错的发展,对此我一直很欣喜。当然了,张昕同学你出的辩题,咳咳....

 

      接着讲讲愿景。

      依靠一个市赛来发展南京辩论是南大辩手的宏愿,实际上确实起到了不错的效果,毕竟这个每年一届的民间比赛比两年一届且政治味道极浓的省赛靠谱得多。但如果只依靠一个市赛就想发展南京的辩论,那么恐怕有点强市赛所难了。当然期间也有许多人积极进行过其他努力,比如“宁辩盟”等组织的筹建,但由于种种原因都以失败告终。

      要解决南京辩论的问题,必须加大交流,要加大交流,必须改正心态。

      关于江苏辩手心态和如何发展本校辩论,以前写过,不多说了:http://blog.renren.com/blog/223661885/502482951

      我一直觉得,南京在辩论模式上需要向上海学习,只有每个学校都肯出面办比赛,只有各类交流越来越多,我们才会有属于属于集体的大发展。无论是哪所高校,我们必须打破等比赛的心态,才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

 

      最后,恭喜河海与南工大打入决赛,前者是惺惺相惜的老对手,后者是我从大一看到大的邻居,希望你们能打出一场精彩的比赛。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