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打有秩序的自由辩论  

2013-07-02 20:50:54|  分类: 辩论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自由辩者得天下。

曾有人统计过,电视辩论历史上,某一方自由辩论大输,却依靠其他环节力挽狂澜从而获胜的比赛,占总比赛数量的比例不到5%。从这个数据大概可以看出,自由辩论对于比赛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由于绍斌、秦文超和吴秋军等一批优秀四辩的存在,南审最近两年非常迷信“四辩翻盘说”。然而查阅以及分析他们三人以及一些国际知名四辩如黄执中、林正疆、胡渐彪历史上打过的比赛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胜利也是必须建立在自由辩论至少是打平这一基础上的。如果自由辩论输了,即使强如他们,也无力回天。

那么,该如何打自由辩论呢?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在于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言之有物、言之有度、言之有序”。难就难在,说起来很容易,操作起来却困难的要命。

那么自由辩论该如何进行呢,我将分两个方面进行阐述。

一、自由辩论的六个职能以及新手常犯的错误

对于任何一个队伍来说,要想赢得比赛,必须在自由辩论环节完成好以下六个职能,它们分别隶属进攻、防御两个体系。

1、推:推出自己的问题、数据、事例。而每一轮推出的问题是否有杀伤力,会影响之后比赛的走势。推是进攻体系的第一步,一般情况下,一轮进攻都是从2-3次相互关联的推问开始的。。

2、追:追问。追问有两种:1、当对手回避或者没有回答清楚己方的问题时,进行追击;2、对于己方没有说完的问题,进一步的深入。追问在自由辩论重视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一个好的问题/数据/事例推出来了,却会被狡猾的对手用技巧轻松挡住或者直接不回答。这个时候如果停止进攻就等于浪费了一轮好的进攻机会。还有的时候,一个很好的思路也许需要3-4轮问题才能进行完毕,这个时候就需要队友间相互配合进行追击。追问是进攻体系的第二步,但是,追问必须适度,否则会适得其反。

3、结:对之前一轮的进攻进行小结,属于进攻体系的第三步。自由辩论的时间有限而且情况瞬息万变,如果觉得在某一个领域问题打的够多了、逻辑打的够清楚了,那么就没有必要继续追击了。此时就得进行一个小结,然后果断的跳出这一领域,讨论其他的话题。

4、转:转战场,也就是切换讨论的领域,这是进攻体系的第四步。在自由辩论中及时切转讨论的方向,是有效防止在一个问题上纠缠过多或在一个已经说清楚的领域继续浪费时间的重要手段。

5、挡:用最简短的语言回答对方的问题,阻挡住对方的进攻。挡属于防御体系,一轮挡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15秒。挡是说清楚立论的重要一环,必须用最精炼的语言说清楚最多的内容

6、破:也就是通过反驳破解对方的逻辑或者事例,隶属于防御体系。有效反驳在辩论场上是最能获得观众掌声,最能提升本方士气的手段。然而如何控制反驳的尺度却是非常难以把握的,如果反驳不足,会让人觉得场面干枯、没有气势;但是如果反驳过多,则会影响到立论的阐述,更有可能会掉入对方设计好的陷阱。

有必要说明的是,进攻和防御是2个不同的体系,两者相辅相成、并不冲突。一般情况下,一个辩手站起来都是先回答一下对方的问题(挡)或者反驳对方的问题(破),然后再进攻(推追结转)。

初学者打辩论赛,容易犯以下几种错误:

1、对于初学者来说,场前准备一些问题然后推出来的意识都还是有的,但往往会推得毫无章法。事先准备好一堆问题,然后场上乱甩,也不考虑相关性、层次性和杀伤力。一只训练有素的辩论队,在一个进攻周期内所问的问题都是有相互关联的,比如围绕着一个立论或者围绕着同一类例子展开进攻,而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2、追问不足或者追问过度都会造成不好的结果。如果追问不足,那么推出来的问题就不能造成有效杀伤;如果一方追问过度,那么不但会影响下一轮进攻的开展,还会让评委觉得他们论证手段很单薄。

3、初学者很少执行“结”和“转”两个步骤,所以自由辩论往往打得很乱。不结,就很难说清楚立论,会使得评委难以完全理解你们这一轮进攻所想表达的意思;不转,则会陷入沼泽难以自拔。

4、在“挡”的方面,新手容易走两个极端:要么太老实,为了解释的清清楚楚,而说得太多(有的新手竟然会一次说30秒-40秒),导致时间浪费太多。要么太坏,几乎不回答对方问题,逃避或者含糊其辞,这两者都不可取。

5、在“破”的方面,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不分情况、不分轻重的反驳。反驳必须迅速、有效,用最少的语言给对方造成最大的伤害,而不是满场打嘴仗,纠结于一些细枝末节。反驳方式包括逻辑错误指出和归谬,详见第二讲。

    有必要说明的是,自由辩论的6个职能不是一个人完成的,而是四个人共同完成的。所以可以适当的根据个人特点进行分配,比如在2001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半决赛新加坡国立大学VS武汉大学的比赛中,武汉大学的一辩蒋舸负责转,二辩袁丁负责推,三辩余磊负责破,而四辩周玄毅负责结,而挡和追则是轮到谁就谁完成。正是因为这种有机高效的分工配合,才使得武汉大学在自由辩论打得酣畅淋漓。

二、自由辩论的战场划分以及执行

刚刚说了自由辩论的六个职能,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统筹、安排这些职能了。通过划分战场来加强自由辩论的层次性,是辩坛前辈从上世纪就开始摸索至今的一一种途径。当然,截至目前这一理论还不是很成熟,下面的东西请谨慎对待,不要不加思考的全盘吸收。

下面转一篇关于战场划分的文章的节选,作者是重庆邮电大学的姚紫藤,我只保留了我认为最有效的部分,大家可以一看。

对于辩论赛爱好者来说:很容易联想到,我们辩论赛场就象一场法庭辩论一样,正反双方,谁能让观众更加坚信和肯定己方提出的论证,谁就能获得更多的胜算,从信息传播角度来说,惜时如金的辩论赛场,只要能在单位时间内更有效率的提出对我方有利的证据以及论点,单位时间内找出更多的对方论证逻辑链中的问题,形式对我方就更有利。在辩论赛前,如果能够正确的进行战场的划分,就可以更有效的实现以上所述的目标。 

什么是辩论赛的战场呢?就是我们在辩论比赛(主要是自由辩论)时候所探讨的话题。跟军事斗争地利的争夺相比,辩论赛的战场优势的争夺更有其紧张激烈的地方。我们需要判断,哪个话题是对我们有利的,哪个话题需要我们更多的准备时间,那些话题是我们必须提出的,那些话题是对方必然提出的,这些判断就相当于战场上对地形以及必争之地的认定,我们称之为辩论赛战场划分。 

所谓战场划分,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理解。 

第一 ,按照直观上的有利不利进行划分。 

这个很好理解,很多并没有深入研究过辩论赛的人,在初次比赛的时候也会自觉或不自觉的应用。比如,《烟草业发展利大于弊/弊大于利》这个辩题,对于全民健身运动这个话题(也就是这个战场)来说,对于正方是不利的,在比赛的时候,正方就尽量不在这个话题上和对手交锋,而反方则尽量和对方在这个话题上进行探讨。 

当然对于自己不利,并不是绝不谈这个话题,当对方谈到这话题的时候,必须作好反击,逃避话题是很可能大丢印象分的,场下的准备和临场反应就很重要,当然了,准备的很充分了,对自己的临场反应也很自信了,也千万不要在比赛时候主动把这个问题抛出来,在比赛时候主动谈对自己不利的话题绝对是不讲究语言效率的盲动。当然了,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虽然不可以主动抛出这个话题,但是可以隐蔽的引诱对方,让对方进入这个表面上或实质上对自己不利的话题,然后趁着对方心理上的过于自信,在该话题的利用远远超过对方的勤奋进行伏击,是可行的。 

比如,《网络的发展对于文学来说是福音/灾难》,这个辩题对于反方来说,谈文学教育上的便捷性这个话题是不利的,反方就等待时机,终于正方过度自信的闯入了这个本来对正方有利的话题,反方就拿出了“美国wlinwod文学院用年500美金来鼓励学生不要上网”这个例子来攻击,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对正方有利的话题,由于正方没有反方准备的更充分,所以吃了大亏。 

再来谈对自己有利的话题,要注意这样一点,并不要因为这个话题对自己有利,就不要认真准备,相反要更加认真的准备,刚才的例子,已经说明仅仅因为话题对自己有利就不加以充分准备就会吃大亏。因为话题对我们有利,我们就必须要作好充分准备,只要在比赛时候,只要谈到这个话题,我们就必须占据绝对优势。另外,也要设计一些配套的战术,如果对方逃逸这个话题,怎么又把话题拉回来,如果对方在这个话题上吃了亏,怎么通过追问,让对方这个亏吃的更大! 

  第三,从论证义务来进行划分 

  就是要明确哪些是,在比赛时候应该充分论证的,哪些是应该论证的,哪些是不需要,甚至是绝对不应该论证的。在比赛时候,我们的论证义务在原则上是越少越好,而不应该仗着准备充分,把论证义务越搞越多。yizhenghan曾经用一句话来表达自由辩论和规范陈词的关系,“当你在自由辩论时候,有了想解释的冲动,你的规范陈词就是失败的”,对于战场划分和自由辩论的关系同样应该这样理解,在自由辩论时候,如果论证的义务太多,又不能推卸掉,就只好拼命的解释自己是如何论证的,这样会浪费大量的宝贵的时间。 

 举个例子吧。在松散式管理对于大学生培养利大于弊/弊大于利这个辩题里面,对于正方来说,其论证义务仅仅是证明:在条件具备下,在适合松散式管理的大学中,实行松散式管理利大于弊。 

其附加义务: 义务1,这样的大学现实中是存在的;义务2,适合将来推行的大学现在有很多;义务3,对于这些大学来说,松散式管理有意义。 

可见这个辩题,在附加义务上,论证起来有难度,即使成功论证了对于自己的辩题没有什么帮助,如何论证失败了,影响非常恶劣,在微观经济学判断上,叫做“成则利小败则损大”。反方为了增加正方的论证义务,就责问对方;为什么母校没有实行松散式管理。 这个时候,正方应该意识到自己只要证明实行了松散式和将要实行松散式的大学好处多多,而不应该去论证母校也是松散式管理。即使真要论证对于母校松散式管理利大于弊,也应该论证,对于母校来说,将来实行松散式管理是利大于弊的。而不应该强出头,论证普天之下,松散式对于任何大学都是利大于弊的。这样,要浪费多少时间,很多真正该证明的东西反而没有时间证明。 

   举个反面例子:在以《成败论英雄可取/不可取的辩题中》,正方错误的采取了立论: 任何人只要其正效应大于负效应,就是英雄。大家可以自己看看,这个立论,正方的论证义务是不是太多了! 

第九种划分,是按照立论设置来划分

这个可能是立论结束后才进行的。比如90年代初的南京大学,喜欢先集中火力攻击一个话题,然后再转向另外一个战场。优点在于,便于论证自己的观点,便于观众理解自己的观点,缺点在于,太重视准备,对于实战的应变性不强,有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备战内容和实际中对方的漏洞,都成了鸡肋的两难境地。 

原文共有9种划分方式,我只转了3种。

其实如果说简单点,战场设置无非就那么几个原则:比如在对方的软肋上设置主攻火力、在自己的薄弱环节设置防守军马;比如战场不能太多,保持主线的清晰和层次性;比如战场的作战要有中军指挥和两翼策应;比如“以正合,以奇胜”的兵法原则。

但是,战场推进有一点原则必须注意:若双方定义、前提出现重大分歧,则必须在自由辩论之前的环节(陈词、攻辩、小结)解释清晰。如果之前的环节没有说清,则自由辩论必须挤出一些时间对定义、前提进行打扫,如果不打扫就直接战场推进,会死的很惨的。

下面我将从进攻和防守两个角度分析战场如何执行。

A、战场推进的具体执行方式:

第一步,推:在一个战场准备10个以上的小问题,并选出其中最有杀伤力的2-3个用来进攻,其他的问题备用。同攻辩问题一样,自由辩论的问题也可以设置埋伏、层层递进,当然这需要高效的配合。

第二步,追:一个问题推出后,要观察对方的反应。大致的情况有三种:a.如果对方没有回答,必须进行一到两轮的追问(追问不可超过3轮)。b.如果对方做了简要回答(挡),那么根据他的回答进行简要归纳反驳,然后继续推下一个问题。c.如果对方做了很漂亮的反驳(破),将己方的一整类问题全部从逻辑上破解或者归谬,此时再盲目推进,就不合适了,要根据现场找寻办法,一般是进行小结。

第三步:结:一个战场打得差不多时,就要酝酿小结了。小结大约耗时15-20秒左右,最多不能超过25秒。小结的具体作用就是阶段性的归纳对方的错误和概括己方在这一轮进攻中所强调的立论。小结不能做得太早,否则会使得自己的立论说不清;也不能太晚,因为这会影响到下一个战场的进攻。这需要在实战中把握尺度...

第四步:转:如果确定已经没必要继续纠缠某一战场,在小结后便可以立刻切转话题,开始新一个战场的新一轮进攻。

B、战场防御的具体执行方式:

面对进攻,用“挡”还是用“破”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在比赛前,需要对对方的立论、逻辑和最可能引用的数据等进行预测和判断。并且根据预判出来的对方立论,全队一起讨论如何进行有效反驳,并且可以事先准备好一些段子(比如可以找一些例子、类比用来归谬)。另外,队友之间对于对手的立论如何破解大方向必须一致的,不能自相矛盾。

     虽然可以有所准备,但总的来说,挡和破更需要依靠临场反应。此时就需要辩手对于己方的立论有一个清晰深刻的认识,并且围绕着自己的立论进行回答,不能随心所欲或者想当然。

在破解对方的立论的时候,要注意方式的多样性,不能太单调,否则会引起评委不满。比如,对于同一个反驳,除了逻辑拆解外还可以举2-3个例子,这样就形象生动得多。

最最要当心的,就是对方设置的陷阱。有时候对手可能会通过诱问来耗费你大量的时间,所以不是所有问题都要老老实实回答的,与辩题无关紧要的问题不要回答,一时半会解释不清的问题也可以选择不回答。

还有些对手,会故意抖出一些漏洞,引诱喜欢“破”的辩手揪住那些细小的错误,从而让核心立论暗度陈仓。所以,对于防守的一方来说,千万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看到漏洞就破。要分清主次,如果为了揪住小错而放走了大鱼,就得不偿失了。

总结

自由辩论的战场理论在1990年被南京大学提出,已经被研究多年,但是至今尚未成熟。南审的战场打法是在08年秋季由张奇引进,就南审的战况而言,成功的例子不多,失败的例子却一抓一大把。而失败的原因则出奇的一致:战场设计的太僵太死,反而束缚了的发挥,从而使得灵活性不足。

国内战场理论执行最好的是武汉大学,他们的打法也被称为“技术流”。然而,武大的技术流是以每场正式比赛前打18-25场模拟赛为前提的(对,你没看错,就是这么多)。武汉大学的四辩稿会写10-15篇,然后全部背出来,到场上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怎么整合,武大每一场比赛准备的例子高达200个,并按照优先顺序排好。通过这么多准备,他们几乎掌握了对手所有可能的立论,甚至对手所有可能的例子。在此基础上制定的战场划分,以及之后的执行自然异常顺利。

可见,除非在场前有6场以上保证质量的模拟确赛,确保掌控场上所有可能的情况,否则制定战场时千万不能定的太死。如果你没有像武大那样的变态准备,就不要指望你能够成为比赛的导演,因为你的对手并不是傻子。自由辩论的战场应该是你的武器,而不是束缚。

    最后,自由辩论中一定要保持清晰冷静的头脑和高效的配合。对于场上的各种情况,队友之间也必须保持好沟通与交流。千万记住,你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请退去一切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而充分发挥团队的力量,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8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