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回应夏正同学的“深水炸弹帖”(2013.4.17)  

2013-07-02 20:56:37|  分类: 辩论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对我来说本是一个蛮重要的日子,本打算两三个月内都不接触辩论的东西,专心做一些事情。但就在打算注销人人的前一刻,居然看到了这篇日志,还点名多次提到了我。我想了想,还是做一下回应。在澄清一切之前我只想说一句:有些东西我不会说,但如果夏正同学真的知道我为了保证这场比赛的公平性私下做了多少,你会羞愧地钻进地洞的。

1、罗宏琨和我熟不熟?确实认识也有四年了吧,我知道他本来和武大的许多辩手也很熟,只是这场比赛之后就突然“不熟”了。但反过来说,我在辩论圈混迹了7年,和我不熟的大佬也没几个,就算和我不熟的也和王磊很熟,如果只有我们两都不熟的才能做评委,那恐怕找不到够格的了。

也就是这个所谓的南审女婿罗宏琨学长,在小组赛很关键的比赛中坚决投了我们南审输,导致我们差点没法出线。其实这次由于比赛场次多,评委调剂确实出现了一定的问题,但这些评委从没有因为亲疏而做过违背良心的评判。比如小组赛第一场,和我熟的要命的吴丹、于兮上手就投了南审输天大,为什么这些“熟人”投我们输的时候你看不到,一投我们赢就是惊天黑幕了呢?

2、我可以说一个没有公开的事实:当时南审VS武大,所有评委都觉得南审获胜,本是一场5:0,其中一个评委觉得这样场面太难看了,才改投了武大。当时的评委俱在网上,你可以找 @储殷 @庞颖 @张佳鹏 @张爱萍 等对质。不过按照你的说法,这些评委要么输给过武大,要么心态或者水平有问题,反正不是武大的问题。

3、我“晃了一下黄执中就被换下去了”这真的是最幽默的指控,实际上几个资深评委的安排他们早就是知道的,我要做手脚也不至于现场才来做。其实那天本来是马薇薇做这场比赛的主评的,但她身体不舒服,所以才临时换了罗学长。不过不好意思,就算是你说的资历、人品、操守都无可挑剔的黄执中学长,在去年投了南审战胜武大后,武大的队员在结束后也说“黄执中水平不够听不懂我们的论”,到了今年突然就把他视作标杆了,这真的是一件幽默的事情。

4、南审小组赛三场,分别是2:3负于天大,4:1战胜马国能以及1:4负于帝国理工,一共积7票;天大和马国能都是积5票,下次你栽赃前请先查对数据。还有,我们小组赛全部对手俱在,南审公平性如何问他们即可,比如问天津大学。本届比赛南审2胜3负,创下主场最差战绩,只是不好意思,2胜中有一场胜了武大而已,我们可真黑啊。

5、工作人员高喊“黑掉武大、黑掉武大”是非常好笑的笑话,如果我们真的想黑掉武大(且评委肯听我们话的话),在宾馆给评委打个电话就可以了,至于找个小朋友到现场当着你们的面大喊“黑掉武大”么?麻烦你下次编造罗织罪名的时候,找一个高智商一点的、符合逻辑一点的,你好歹是个辩手。

6、“夏惟桐赢了比赛后到处找人写赛评,证明武大确实输了”看到这句真是忍俊不禁。目前为止有影响力的赛评一共也没几篇篇,一篇是我自己写的,一篇是杨皓写的(我找过你么? @杨皓 ),剩下几篇是武大自己写的,我很好奇,韩默学长、贺捷学长他们的赛评是我让写的么?

我确实一直在问别人对比赛的看法,这是一个教练赛后基本应该做的,如果有做的好的要坚持,有做的不好的应该反思。倨傲无比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输了以后连基本的交流都不做,我原本以为这只会发生在一些低端辩手的身上。

7、“武大73开才能赢比赛”,不好意思,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我相信你这句话给武大校队未来一年带来的麻烦,大到不需要我来点破。

8、至于你对罗宏琨学长和我粗鲁的人身攻击,以及你对于比赛的奇怪判断,只能说明你自己的品德和水准低下,我并不生气,也不会把你的言论和武大联系在一起,只是为你感到悲哀。你本是一个优秀的辩手,却没有一颗对应你实力的心胸。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