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经验的坏处  

2013-09-29 11:18:30|  分类: 辩论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和君和社长&学生会主席的蕾蕾吃饭,谈到了我们都很尊敬的一个老师。那个老师勤劳尽责,大家都很信服他,但这些年他变得越来越嫌弃学生的工作。基本上无论学生再怎么辛苦,他都会挑出很多毛病,让学生积极性有些受挫。究其原因,是因为他太有经验了,因此他眼里这些学生做的事情都非常不靠谱。

      反思了一下,我这些年也经常这样。现在我同时带着三个团队,华语这边是辩论推广和网站运营,君和是比赛组织,校队这边就是打比赛,这些年接触的辩手恐怕有上千。工作确实繁忙,但是对每个辩手或者每个团队成员的耐心也越来越低,基本上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手把手带一个人起来,而是直接结果主义,只看他们做事的效果了。经验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当然是好事,比如一个辩论队有个老人会少走很多弯路。但在对团队带来很大裨益的同时,老人必须在一些方面对自己进行反思,而不是倚老卖老觉得自己一定对。

      许多时候,经验会让你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而忘记了谁都需要成长的过程,谁都需要机运。我们能成功当然是因为自己的付出和努力,但不是付出和努力就会成功,许多时候也需要运气,许多时候也需要贵人。南审辩论草创时期,真的有非常多非常多的贵人相助,当然他们愿意帮我们是因为被我们的热情所感染,但如果没有他们的推力,我们一开始不会走这么大。就像我之前说的,无论是世辩的机会还是最初人脉的搭建,都是陈国坤学长个人带来的,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

      君和第一次知名全国,并不是因为比赛,而是在国内第一次民办了黄执中访谈的活动。当时剑宗还不像现在这般经常走访大陆,在我们以前只有官方组织会邀请他参与辩论活动。当时君和刚成立不到半年,王磊突发奇想要请黄执中来南审,当时我们都觉得他简直疯了。但他是想做就做的性格,既然他决定做的事情我也一贯全力跟进,于是我们几个当时就正式启动了这个活动的筹备。还记得那次真的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难,当时我们还是学生,社团也才半年没有积蓄,没有办法筹集活动所需的经费,企业听说黄执中是前国民党中常委时吓得取消了已经谈好的外联。就在这时,一个在审计署工作的学长二话不说把自己一个月全部工资捐给了我们,我们才顺利办完。当时团委对我们这个新社团办大活动很有疑虑,也害怕国民党身份带来一些政治问题,后来党宣的老师帮助,活动顺利得到批准。当时我们没有相关的筹办经验,没有预料到居然会有这么多辩手从全国各地赶过来看剑宗,无论是场地还是组织都出了很多纰漏,还好得到了大家的谅解。

     当时第一次办这个活动,觉得这件事比天还大,办成后,王磊和我都觉得达成了能想象的最高的人生成就。却未曾想几年后,我们的野心会变得更大,反过来看这个活动其实只是一个小型活动了。当时战战兢兢都出了很多岔子,也因此现在对社团无比严格,这本身没错,但有的时候我确实可能有些忽视每个参与者自己的感受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份责任真的太重了,也因此,最近我一直在和他们聊天,而不是像去年那般只下指令了。

      其次,经验可能会让你排斥其他的可能。当一个老辩手形成自己的独立体系后,他就不再会对其他的体系感冒,甚至会主动去挑衅其他的体系。在2007-2009年期间,我无比饥渴地搜寻网上出现的每一篇辩论的理论文和技术文,无比认真看每一场比赛并做笔记分析。在2010年初,在汪一峰等汉派前辈的帮助下,我形成了自己的一整套理论体系,南审辩论也从纯粹模仿武汉,到有了自己的风格。但这几年,说实话我对其他体系已经不怎么关心了,有时候看到一些其他的老辩手写的文章,我打开后看了几句就会关闭网页。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年的世锦赛才有所改变,在我觉得南审已经把该打的全部打清却还是输给天津大学后,以及再看了复旦大学的几场比赛后,我突然意识到南审的风格其实是有其内在局限的。具体我就不展开分析了,总之这几个月无论是我还是队员都在对原本的风格进行反思,并作针对性的调整。实际上整个辩论圈也当如是,尤其当一套辩论打法帮你获得无数胜利的时候,你就应该谨慎了,因为这个时候你的对手也已经摸清了你的路子,这一点在武大金秋体现很明显,大家可以多去看兰天风的网志,我非常爱读。

      再次,经验有时候会让你忽视细节。10年我们获邀参加世辩,这是我们第一次出南京市打比赛,全校都激动疯了。从四月份就开始准备,到七月份正式比赛,整整三个月只准备了小组赛三个题!!!当然期间打了一次南京市赛并夺冠,牵扯了一部分精力,但整体来看每个题目准备一个月还是太夸张了。当时这样做主要是因为自卑,队员们觉得外面的辩手一定个个三头六臂,自己能赢一场就不错了,怎么还敢奢求淘汰赛;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大型比赛的经验,因此什么都想训练一下。但这三个月的准备是异常夸张的,模拟赛的数量就不用说了,一遍遍自费到南京各个学校找教授,光是民主那道题目就找了许多部门的专家,整个思路更是一遍遍改;至于礼仪、姿态甚至细化到了坐椅子只能坐半个屁股这种要求。但这些年,大赛经验越来越丰富,其实我们对细节是越来越不重视了,以至于有些时候南审打比赛太过随意,虽然赢了以后也会被质疑,这一块以后也要改。

      最后,经验有时候会带来很多臭毛病,直接误事。辩论圈的老人很多,许多老人非常倨傲和膨胀,这个话题太得罪人就不多说了。但我还是主张,在不确定自己是对的时候,不要那么尖酸刻薄,多以一个和气长者而不是一言堂主的身份出现,对于辩论的发展更有好处。前几天看到一个老辩手训斥一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很委屈,偶尔的争辩都被老辩手用无比自信的语气反驳了。虽然那个老辩手说的很多有道理,但我觉得这样真的不好,不过我自己也常这样,要反思。

      当然这篇文章主要是用来自省的,而不是指责谁。最近又开始筹办世锦赛了,感谢辛苦的小朋友,也感谢于学长、罗学长、张老师等帮我们在各地联络。四月份的时候我感慨说辩论圈许多老人都有一颗纯粹为辩论圈好的公心,当时被许多人嘲讽说是伪君子。其实,他们只是不理解,许多人做辩论,真的没有一丁点好处,真的不是为自己。

      有这种情怀的人,不需要他人的理解;有这种情怀的人,无论在天南海北,一触即合。

      杂杂乱乱说太多了,去吃饭了。

      最近一直在回忆过去的时光,大学时候那个啥都不懂却一直在摸索的我真的很傻逼,但也真的很快乐。08年去省赛的车上,校会的戴国栋带头高喊“南审辩论最强!”这句当时明显不符合事实的口号,却点燃了我们全校数百辩手的雄心。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