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我眼中的华语和争鸣的一些往事  

2014-09-07 16:00:36|  分类: 辩论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之前啰嗦一句,这周人人网发生了很大的事情,其实我有很多想法,也找人做了很多调查,但是我最后还是选择一言不发。一来是不想参与进来激化冲突,二来我的身份说的任何话都可能被“有心人”故意曲解,还是不要牵扯其中为妙。但那个主页,以及好多朋友明确提到了争鸣和华语的所谓冲突,我觉得作为华语辩论网的站长,我还是要出面澄清点什么。我下面说的都是我自己的心里想法,很多东西可能不恰当或者归因错误,欢迎大家指出。
      先说一下缘起,由于年代太过久远,08年之前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只能说个大概。在十几年前的本世纪初,BBS开始兴起,很多辩坛的老前辈都开设了一些辩论相关的网站,比如一些话题讨论网站等。后来2001年,吴理前辈整合了资源,说服了当时的几个辩论相关网站进行了合并,组成了现在的华语辩论网。不久之后,另一个辩论主题网站争鸣口才网成立,创始人叫supperapple,也就是苹果。后来到了03年,姚远(j13a)接任了站长。从03年到10年,苹果都是实际意义上的争鸣的话事人,13都是实际意义上的华语的话事人,因为他们同时也是网站的出资人,论坛备案的牌照上是他们的名字。
      06年之前,还没有新浪微博,人人网(那时候叫校内)和FACEBOOK也还不普及。当时全世界各地的辩手想要交流辩论,却没有什么好的社交网站可以作为平台,因此华语和争鸣就成了辩手之间互动交流的最好的平台。华语早期的管理层阵容非常强大,当时早期的副站长包括武大的袁丁,04年也吸纳过电子科大的李巍,还有一直给我们提供很大支持的澳门大学张学森老师、西安交通大学的张爱萍老师,这些为华语带来了比较多的高端会员。当然,这未必是好事,其实在05年之前的华语辩坛,吵架、马甲、黑人也是很普遍的,而且更为重量级:都是全辩手、国辩手在互喷!我曾看过很多很多论坛的老帖子,里面有来自不同地区的各路名校辩手在里面产生了激烈的冲突。但有一点,那时候的掐架很少见直接人身攻击,基本都是长篇大论的相互攻击,即便人身攻击也会有很多论据。当然,那时候的论坛也有很多正能量,比如02年全辩的时候,岚星等前辈每场比赛都会认真写赛评,这些帖子后来被收录进了02年全辩大纪实的书中。总得来说,当时的华语因为有比较丰富的资源,所以内容上侧重国际级、全国级辩论新闻的报道,和赛后评论。而当时的争鸣,相关的资源相对匮乏,因此他们采取了差异化竞争的路子。他们更多把客户群定位在校级、省级,那时候打开争鸣口才网论坛,可以看到好多学校的校赛专版,还有一些省赛专版。因此在比较长的时间里,华语的版主都是由一些知名辩手担当(比如赵琪昊、邓哲、贺捷等),而争鸣的版主则大多是普通学校的辩手,这使得整体上,华语的管理层确实有点轻视争鸣。
      但华语当时表面的繁荣带来了很大的隐忧,虽然华语的版主大多是知名辩手,但这些德高望重的前辈,并不大适合用来“干活”。我08年加入华语,整整一年华语除了报道了一些赛事外,基本没有什么论坛活动,当时我问前辈“华语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大家没有人给我一个令我信服的答案,我的感觉,华语逐渐变为了许多知名辩手的聊天俱乐部,而不是一个辩论服务机构,也因此,华语逐渐失去了它的活力。而当时的争鸣,则是一种相反的生态,恰恰由于争鸣的辩手大多来源于比赛机会不充分、很难证明自己的普通高校,他们改变的欲望很强烈,而且执行力很强。因此,争鸣经常会搞一些论坛活动,比如一些文字网辩。当然那时,争鸣就养成了现在也没有根除的自吹自擂和营销恶习,比如当时南昌大学ZWQ和湘潭大学胡生浩的文字网辩单挑,争鸣论坛打出的广告是“湘潭辩魂之战”,直接让两个老辩手代表了两个省的辩论水平,难免太过托大。而马甲喷人的事情,当时就在两个网站很常见了,比如比较有名的争鸣的北海道狐狸,和华语的南海之子,老辩手都知道。马甲的特点,就是明明是一个不入流的辩手,也敢盯着前辈各种指点抨击,现在圈子此风日长。
      总而言之,在09年之前,两家都是热热闹闹用BBS作为平台吸引网友和讨论。相对来说,华语确实名辩手多一些但是也傲慢一些,争鸣亲和得多但是没有太多“高手”,这一点并不只是我的归纳,张俊等前辈09年和我聊天也有类似表述。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了09年。那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华语大内讧,第二件是争鸣举办了CDA。
      华语大内讧,第一个起因是我刚说的,华语版主都是知名辩手,但这反而导致华语很多基础(也就是粗活累活)的工作人手不足,比如新手破题指导、视频整理、辩词整理等。虽然也有很多优秀辩手劳苦功高为网友干活,比如名校杯表现优异的澳门大学的张瑾学长在破题区苦苦支撑六年破了上千题,但整体上,华语辩论网没有多少为初学者服务的项目和人手。这使得话事人姚远(j13a)不得不到处找一些当时没什么名气、学校也不顶尖,却很愿意为网友服务的辩论爱好者,来从事这一块工作,比如视频版的冬至。但由于这些新的工作人员在战绩、能力和眼界上与原有的管理人员相差太大,使得每次群里面讨论一些事情的时候,都会产生鸡同鸭讲的情况,久而久之,华语就出现了两派的隔阂。第二个起因,是当时华语辩论网的一些资深版主,特别喜欢拍砖,尤其是MARS(后因此被撤销职务),他无论新人还是老人只要他觉得不对就大拍一通,比如这次的主页提到的“熊浩学长事件”。拍砖的风气给华语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比如一些新网友不敢来华语发帖,因为说错了就会被骂,比如一些老前辈也因此不在华语多言。09年的一次大吵架后,刘京京学长和我说了一句话“华语水深、避之则吉”,这句话给我带来了很深的刺激,也带来了我后面的很多改革。当然有一点,MARS拍砖虽然非常恶狠,但都是实名的,哪怕用马甲也都直接说自己是谁的,不像现在都披着马甲张牙舞爪。在这两个原因下,当时华语管理层内部对于华语的组织形式、管理层结构和发展方向上产生了极其严重的分歧,这使得09年5月,时任华语署理站长的马萌,与网站出资人和实际话事人姚远(j13a)产生了可怕的冲突,整个管理团队走了一大半(很多知名辩手被气走),剩下的人一分为二、互不妥协。大内讧后,华语的一切活动停滞,甚至遭到自己人的破坏,即便推行了一些活动,也因为各种问题停办。最典型的,是09年9月华语主板的DSL超级辩论联赛,办到一半因为自己人捣乱而被迫停办。之后马萌宣布辞职,两大派别吵了半年也没选出新的站长,后来我之所以上台,原因仅仅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和两边都能说话的人。
      PS1:在我上任之前,华语站长一年换一次,所以我是第八任;我上任后,独裁至今。
      PS2:09年的时候华语的13和争鸣的苹果都邀请我做斑竹,当时我在争鸣很受尊敬、和大家玩得很开心,但在华语像龟孙子一样天天被骂。我犹豫了很久之后,选择了华语,因为我觉得这里虽然环境残酷,单能给我带来真正的成长。
      而在同一年,争鸣决定创办一个0门槛的网辩赛事,也就是CDA。虽然之前就有过各类网辩(比如07年全辩的网辩、华语以前的1V1语音,争鸣的幼狮赛、擂台赛等),但这种正式的、放开报名的新形式还是让人眼前一亮。虽然第一届CDA只有十三个队伍,但集合了当时网上很活跃的很多辩手,比如杨皓、邹博等。当时的辩论,尤其在张俊的带领下,营造了一个辩论即将灭亡、辩手必须自救的情境(09年取消了国辩,当时全国都没什么辩论比赛,辩手都很恐慌),又提出了“还我话语权”、“如果辩论可以重生,我将成为最初的开拓者;如果辩论必将灭亡,我将做最后的殉道者”。不得不说这几句话写得很不错,我当时看了也很感动,也参加了CDA。CDA的成功举办(加上华语DSL的失败),证明了争鸣比华语强得多的执行力,也大大激发了争鸣的自信心,为争鸣带来了很高的关注度和人气。与此同时,华语经过内讧后元气大伤,我接任站长后一年时间光用来内部调和冲突,华语当时唯一的活动,是《辩论》电子杂志,这是一项非常耗费人力物力的工作,一般两个月才能整理出一本,由于需要付出的力量过多,出版日期不稳定。内讧之后3年的时间,我一直不敢重启华语的网辩。
      当然,争鸣还是有一个老习惯,让人很不舒服,那就是过于油腻的宣传,以及持续至今的毛病“喜欢吹牛”。比如当时CDA会宣传一个华政大二的新人辩手是“国辩级选手”,会力捧一个叫RAY的辩手“如果说出身份将让辩论圈地震”,会把一个在自己学校都没人认识的辩手封为“华语辩坛风云人物”并让他担任CDA总决赛评委。这些手法,让华语的老派人士非常不舒服,之后,他们组织过几次针对争鸣的围攻,这使得两边关系闹得很僵。在我看来,当时的争鸣确实做出了华语所没能做出的好比赛,这使得一直有极其强烈优越感的华语管理层突然产生了很大的心理落差,所以会盯着争鸣确实有问题的营销方式死喷。而争鸣的管理层,一直以来也很不服气华语的优越感,终于做完CDA后,他们中部分人也难以抑制心中报复的情绪,比如有一个争鸣的版主就到华语嘲讽为什么华语连办个网辩都会失败。再到后来MARS披马甲打CDA,在打进决赛之后被CDA风纪组以“观众提问时候有人身攻击行为”的原因取消了半决赛成绩,两个网站冲突达到了顶峰。这件事很难说谁错得更多,但当时彻底闹僵了。闹僵之后,双方发生了多次网战冲突和相互之间的人身攻击,许多老人至今耿耿于怀。
       直到,一个叫闫斌的女孩出现,也就是哦叶叶大人。
      我第一次认识叶叶,是在争鸣的群里,当时我给争鸣群发了一个邮件,里面有我整理的计时器和理论文。当时很多群里的人下载了,包括刚进群的叶叶,哪知道她一下载,电脑就中毒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巧合,她电脑当时本来就中毒了)。她立刻很着急地告诉大家,我发的邮件可能有问题,可能有毒。她当时不认识我,这么做很正常,可以看出她的热心。但当时群里其他网友都和我很要好,他们就很生气骂叶叶,说她诬赖好人,大家下了都没事。很奇怪吧,但这是我们第一次接触。
      后来不知怎么的,叶叶开始接触CDA的网辩。我说过,早期争鸣由于人脉不广,所以哪怕是资深评委也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比如刚才我说的RAY和中华风云人物)。叶叶觉得不能继续这样,所以她开始自己找外面的评委资源,包括华语的版主和一些亲华语的高层人脉。这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争议,因为当时才刚闹僵,华语的人会觉得你们居然会来找我,争鸣内部也批评过叶叶说你怎么可以去找华语的人。但叶叶不这么想,她觉得CDA就是一个属于全国辩手的比赛,而不只属于一小部分人,因此CDA必须做大,要有全局性,而不能只是自娱自乐。这些没有门第观念的想法感动了华语的一些老人,也融化了两个网站之间的分歧。
      而在华语,我也终于捡到了宝贝,我认识刘依阳第一天起就知道我终于不用再事必躬亲,而找到靠谱的接班人了。2012年,经过三年的准备,我终于重新整合了网站的资源,重新启动了网辩计划。还记得第一届华语网辩,由于我必须保证低一届的质量而且不敢扩大规模,我定了很多严苛的规矩,其中之一是年级条例(李继刚对我的意见,起源于此)。
      我得出去了,先太监吧,以后再写。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