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火和冰,血和泪  

2015-05-31 23:56:28|  分类: 辩论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世锦赛小组赛结束那天,中传的队员请我去西餐店喝茶聊事情,当时讲到他们在北京为了打选拔赛每一轮都要来回六七小时车程,为了来南京打总决赛各种节省,最后却没有拿到期待的成绩,说着说着,他们一堆队员的眼泪流了下来,有男有女,一齐站在我面前,这个场面当时对我的震慑非常大。

八进四结束后,第一热门马来亚被淘汰,林碧芬在朋友圈发了一首长诗,内容是之前走在去比赛的路上,总是嫌这条樱花路要走太久,但输的那一刹,她是多么希望比赛之路能够一直一直走下去,不要终止。

说真的,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已经很久没有了。自06年以来,打过、带过的比赛超过300场,冠军、亚军、一轮都拿过太多次,逐渐的对胜负也就麻木了。后来自己办比赛,眼里只剩下了如何把比赛办得更好,却逐渐不再重视比赛的胜负,还经常会觉得辩手们何必如此看重和执着于一个成绩、一个结果。去年围观南财校赛,看到哈士奇在被淘汰的那一刹那眼泪往下掉,我当时还在想:还是太年轻,我们学校现在输个比赛都乐呵呵的,从不在意。

我想了很久,觉得,是我错了。

我没资格因为自己看得开,去质疑别人看不开,因为曾几何时,我比谁都要看不开。还记得08年省赛,南审在南邮折戟,校队十几个男人在南邮的报告厅外抽烟发泄,还有人冲动地想拿瓶子砸对手的校车(被制止)。当天晚上,十几个大男人喝了无数的酒,一个个边哭边喊着一定要让南审辩论崛起。有人在BBS发帖说校队的男人都不是男人居然还会哭,我回复说:“你永远都不会理解这种重视、这种感情”。正是这份不被人理解的感情、这份不甘,才有了君和、有了市赛冠军和省冠军、才去了大马、才有了世锦赛和今天的一切....

2010年的时候,为了准备世辩的一场比赛,我们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全南京各校找教授问资料,打几十场模拟赛,才有了后来的一鸣惊人。可是伴随着比赛机会的增多,无论是我,还是南审辩论都已经逐渐麻木了。以前的校队不管去南京哪里打比赛,都会有五六十个辩手自费包车前往,无论在哪里都是我们的主场;可是现在的校队出去比赛,只剩下了潘嘉和四个上场队员。以前校队模拟赛都有好多好多轮,可是现在越来越少。这个也就罢了,最麻木的是对比赛的成绩。随着比赛的增加,我们对每个比赛越来越不重视,赢了就赢了,输了就输了,拿了冠军OK不错哦,哪怕输了也就这样。自我带头,校队已经逐渐对输赢越来越没痛感,也因此,越来越不会准备,越来越不会总结,直至如今的局面。

没有痛感的辩手,永远不会获得成长;不讨厌输的队伍,永远不可能赢太多。辩论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只是快乐的游戏,但对于一个团队来说,输赢和成绩,是它全部的意义。

以前,校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勾心到脚、你死我活的南审杯都能为辩手提供最充分的磨练。但去年以来,南审进行了书院制改革,院队的根基不复存在。许多存在二十多年的院队一夜之间消失或者重组,南审杯水平一落千丈。南审杯再也没有老法学院每天十小时的呕心沥血的准备,也没有老经济学院精密的奇袭,也不再有老管理学院不择手段的全场压制,大家都一团和气讲道理。一夕之间,南审的校队辩手都成为了温室的花朵或者“老实的兔子”(评委的类比),再也没有经历过真刀真枪的血与火的历练。于是,我们遭遇了史上最大的滑铁卢,校队对外成绩一瞬崩盘。

好在,输多了,大家就又痛了。今年市赛,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每天准备到三点钟,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准备对方三套论的反驳,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不择手段、不顾情面的打法。终于,这支队伍又开始害怕输了,这支队伍开始为输比赛而难过了,这支队伍又开始不满足于一两场胜利,而对冠军充满了渴望。虽然,还是输了,但这就是比赛。

谢谢你们,谢谢潘嘉和全部的13级队员。未来的路虽然还很艰难,但我在你们身上,终于又看到了不甘心的眼神,和从头再来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