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恋梧桐

退役的辩手,尚未退役的辩论人(转载请标注出处)

 
 
 

日志

 
 

辩论赛的判准,这二十年有哪些变化?  

2015-09-02 22:08:21|  分类: 辩论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乎原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35258771/answer/61934470

(不知不觉写成了辩论赛的历史,罪过跑题了,向所有为辩论发展做贡献的辩论人致敬)
谢点名邀╭(╯^╰)╮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明确两个前提:
1、我聊的只是传统辩论赛,政策性辩论的判准变化我不熟悉,建议邀请PH等相关人士;
2、辩论赛数目多样、种类繁多,评委来源也千奇八怪(总的来说分为辩论评委、社会评委、观众评委三种,细分分不完),所以我只聊在某一段时间圈内认可度最高的几个大赛的主要判准

开始正题,从1986年亚辩至今,近30年来辩论赛的判准一直是在发生变化的。变化的原因,一则来自于大环境本身的变化,二则来自于辩论赛这项竞技活动本身的发展,主要阶段如下:
(不要问我为什么年代之间有重叠,自己想)

第一阶段(1986-2001年)侧重语言和演讲
无论是亚辩也好、国辩也罢,新加坡办比赛的初衷,都是为了推广华语。1993国辩的评委分别是金庸、许廷芳律师、郭振羽教授(南洋理工传播学院院长)、吴德耀教授(东亚哲学研究所所长)、杜维明(哈佛大学东方语言及文明学教授)。从这个构成,或多或少可以看出主办方的定位。
这一阶段国内外的辩论赛,基本处于鸿蒙初辟状态,实际上那个时代的辩手也不知道辩论应该怎么打,比如1997年的首都师大,就以演讲比赛来作为辩手选拔的标准。观看1995-2001年的国内名校杯等比赛,你会发现许多队伍把辩论赛定位为演讲和朗诵的对决。那个时代研究辩论技术的也有,但都不成熟,我在之前的技术流的答案提到过,南大和武大都在摸索自由辩论战场。
正因为本身的推广华语(也就是普通话)的初衷,以及当时的辩论赛确实没什么技术可言,那个时代的评委判准,多以演讲能力、引经据典能力和配合气势等场面因素为准。那个时候的辩论队,尤其是93年到01年的大陆辩论队,获得或少都受到了复旦风格的影响,重文采,轻逻辑。

开始讲第二阶段之前,我先跑个题,讲一下我的偶像林正疆。
就在复旦大学一炮而红,蒋昌建前辈成为风靡万千少女和大妈的偶像后。1995年的国辩在北京举行,南京大学占据主场优势,而且恰逢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南大四朵金花还占据了性别优势(这几句话都不是我说的都是当时媒体说的)。但即便如此,95决赛南大仅以3:2获得胜利,大陆队伍首次本土作战就丢掉了最佳辩手。95年决赛后,南京大学收到了雪片般的信件,批评她们的辩风,这使得南大校方对辩论的热情大减,南大校赛不久之后停办了十几年,南大几个主力的女辩手也心灰意冷,表示再也不接触辩论。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林正疆
林正疆学长用他惊人的临场表现,让评委和观众第一次感受到了辩论中现场交锋的魅力,改变了当时人们认为“辩论赛就是比文采和演讲”的认知。国际华语辩坛这么多年,大神辩手虽然无数,但单人推动整个辩论圈辩论理念发展的只有两个人:林正疆和黄执中,剑宗我稍后讲。
但当时大陆的辩手并没有在意,他们觉得这只是个个例,也就是这个叫林正疆的比较强,辩论的正途还是复旦那个路子。但林正疆的影响扩散很远,在马来西亚,许多辩手原本就苦于自己语文不如大陆队伍好,看了林正疆的表现后,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发展方向。

第二阶段(1997-2005年)侧重形式逻辑
1997年,辩论圈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大陆队伍居然首次输给了外国人。1997年国辩决赛,首都师范大学负于了马来亚大学,仅获得亚军,当时马来亚采用了包含诡辩的逻辑打法。这场比赛对大陆辩坛冲击很大,比如原本大陆去国辩的参赛队都是教育部直接邀请的,后来改成了选拔制,于是才有了1998的全国大专辩论赛。这场比赛后,许多教授写了书,分析为什么会输,我看过不少,但大多的结论是马来亚大学是诡辩,评委有问题云云。我可以理解这些教授的想法,但无疑这种分析根本算不上真正的反思。但那场失利让大陆队伍知道,打辩论不只有语言,还有逻辑
1998年,史上最强的辩论队,拥有路一鸣、郭宇宽、樊登(当时是田岚,99年换成了谭琦)的西安交通大学获得了首届全国大专辩论赛的冠军。在之后一年的训练中,西安交通大学的主教练韩鹏杰教授,加入了大量的逻辑训练内容。这使得99年的西安交大几乎每场比赛都是吊打,当时马来亚大学的新星胡渐彪,在面对西安交大相对最弱的谭琦时,也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
而复旦风格的影响彻底告别大陆辩坛,是因为2001年的国辩决赛。那场比赛武大失利的因素很多(比如辩题不利),但有一个大家很少提到的重要原因,那就是当时的评委已经不再认为语言才是辩论赛的主要评判标准,逻辑比语言更重要,这就叫大环境的变化。对了,特别标记一下马来亚大学,他们两次击败大陆队伍获得国辩冠军,推动了辩论理念的发展。
于是,2002年的全辩,无论是参赛队的风格还是评委的判准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在那届全辩,一支完全没有什么语言能力的队伍也能赢比赛,只要他的形式逻辑得到评委的认可。甚至,2002年的全辩,评委开始默认诡辩都是成立的,然后看对方是否指出。因此,2002和2004年全辩的许多比赛,许多队伍都故意使用偷换概念、双重标准等的诡辩,不但没有被评委制止,许多还得到了评委的喝彩。在我看来,这属于对01国辩决赛的矫枉过正。之后的04全辩,各种脑洞立论层出不穷,双方比的就是谁扣的帽子多、谁的归谬多,正儿八经讨论问题的队伍,很少很少。
直到2005年国辩,收视率创下了新低,辩手们全场都是辩论套话和逻辑攻击,观众们都说辩论赛变得不好看了,大陆辩手们才逐渐意识到自己这些年的路走偏了。从2005年开始,电视辩论也一蹶不振,民间辩论那个时候又没有发展起来,辩论陷入了低谷。当然这里要提一句,辩论赛观众的流失是一种时代的必然,因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几乎没有什么综艺节目,辩论赛自然很有看点;现在的电视台节目玲琅满目,脱口秀节目现在没有一千也有几百,辩论赛作为一项比较严肃的活动,丢失观众是很正常的,没必要成天哀叹。

在开始第三阶段之前,我要开始聊另一个单人改变辩论圈的大人物:黄执中
在2003年,辩论就是逻辑这种论调深入人心,大陆辩手以不说人话为荣,结果海峡赛愣是杀出来一匹黑马,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就是黄执中。他用非常感性的辩论方式,折服了所有的评委。尤其是他最经典的创业利弊一战,他的结辩让大陆辩手大惑不解:这尼玛也行?
2003国辩,黄执中获得全程最佳。那届比赛最经典的一战我认为不是决赛,而是半决赛马来亚VS世新大学,那场比赛马来亚大学的精彩表现不亚于01决赛,可还是输给了剑宗(其实许多大马辩手并不服)。在把逻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2003年,黄执中击败了当时或许是逻辑打法最熟练的马来亚大学,这无疑是非常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赛后,剑宗一举成名,但他其实并没有得到当时大陆辩论圈的认可。在当时的华语辩论网有很多类似的论调“他就是在背稿子啊”、“他只会煽情”,连武大的教练赵林老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认为黄执中虽然强但是“以情动人不如以理服人”。12年后,大家反观这些言论,是不是觉得有些幽默呢?
林正疆对辩论最大的贡献,是他让大家知道辩论并不是背稿子和演讲,而是要注重交锋和临场的。而黄执中对辩论最大的贡献,是他正视了辩论赛中的主观要素,在他眼里辩论赛不再是冰冷的逻辑和纯粹的理性,而是有血有肉的价值的争锋。黄执中对大陆辩论影响深远,现在是2015年了,大家也许习惯了辩论要说人话、辩论不能诡辩、辩论不能什么都不承认,但这些理念在十年前都是天方夜谭。
其实直到现在,有一些落后的地区的辩论理念还是很落后。我一个朋友上个月去湖南的一家企业做培训,他的对手的教练是十年前的辩手,于是他惊讶地发现对手全场都是这样的辩词:
“孔雀开屏,自作多情”
“万水千山总是情,回到正题行不行”
“对方辩友是吃了炫迈吗,偏题停不下来”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这其实就是十几年前大陆辩论赛最常见的歇后语扣帽子打法,总的来说,不说人话。

此外,2006年开始,政策性辩论开始被引入中国,获得了上海大学、上海政法学院等校的辩手,以及郭宇宽等前辈的大力推广。政策性辩论启迪思维、注重实证的风格也大大推动了辩论圈的发展和变化。这块原本应该大书特书的,但我对这一领域并不熟悉,大家可以参考下面的回复。

第三阶段(2005-2010年):相对侧重辩论赛的技术
前情提要:
为什么现在电视上很少看到辩论赛? - 夏惟桐的回答

2006年,全辩停办,2008年,名校杯停办,2009年,国辩停办,2011年,国辩彻底死亡。
伴随着各大电视台撒手不管辩论赛,辩论圈当时陷入了空前的低谷和危机,辩论将亡、辩论衰落的声音不绝于耳。有责任心的辩论人们,纷纷开始了自救。
最早发起自救的,主要是两拨人。第一拨,叫中华名辩盟,这个组织最早由四大名校辩论赛发展而来,后来逐渐推展范围,从G4拓展到G9再到十六校,发起人是张学森老师、韩鹏杰教授、尹德刚教授、李琦教授、张爱萍老师等,大部分发起人都是原来全辩和国辩的评委。这是一个名校之间的辩论联赛,参赛队包括武大、澳大、厦大、重大等。名辩盟组织了一系列的辩论赛,包括两届贵州的夜郎争锋国际辩论邀请赛、两届澳门王者归来辩论赛,还有一年一度的名辩盟赛事。这是中国第一个非官方驱动的民间辩论组织(虽然后台其实很硬),对辩论圈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唯一的局限是,只有几所名校可以参赛,覆盖面并不广。
第二拨人,请允许我致以更大的敬意,他们叫做马来西亚辩论人。从2007年开始,马来西亚人开始尝试自己独立举办世界性的辩论赛事,也就是世界大专华语辩论赛,而后的2008、2010年,世辩扩展到了24校和32校的规模。虽然这个比赛后来停办,但是影响深远,珠海的新国辩、南审的世锦赛都或多或少受到老世辩的影响,而南洋理工举办的亚太大专华语辩论赛,筹委中许多成员也都来自马来西亚。而在2013年,颜如晶催动的星辩,更是成为目前影响力最大的无差别辩论赛事。
马来西亚辩论人在1997年和2001年教育了大陆辩手辩论不只是语言,而在2007-2010年,马来西亚辩论人又一次教育了大陆辩手:打辩论比赛不能等官方喂饭,要靠自己主办
PS:马来西亚人热衷辩论是有原因的,在马来西亚,华人的地位比马来人要低,无论从政还是从商都会受影响,甚至高考华人要考更高的分数才能和马来人上一所大学。所以在马来西亚,辩论不但是一种经济活动,更是一种文化寻根活动,对他们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
2009年开始,争鸣辩论网开启CDA中华辩论联赛,启动了正式的网辩新模式。
因此,2005-2010年开始,辩论圈不再只有国辩、名校杯这几个电视辩论赛事,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专业的、纯粹辩论人参与筹备和评判的辩论赛事。

我发现我跑题太久了,那么这一阶段辩论圈的主流评判理念是什么呢?
我认为是:技术,这里的技术不是指简单的套话技巧,而是非常复杂的实战体系
请参考:什么是辩论赛的技术流,是指自由辩论战场推进么? - 夏惟桐的回答
那个时代网络还不发达,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一些独门武功,而且并不外传。我在技术流那个答案中写过,那个时候大陆知道自由辩论战场的学校就没几个,知道而又会用的更没几个。因此,那个时代各个学校都在研发和摸索自己的技术,而由于世辩等比赛的评委构成以韩鹏举等辩论裁为主,在那几年,拥有先进理论体系、技术理念的队伍胜率远高于没有技术的队伍。比如在武汉大学内部,就出现了持续几年的“依靠技术”和“依靠天赋”两派的较量,最后天赋派彻底绝迹。
技术是非常复杂的,辩论自由辩论的推、追、结、转、挡、破,就需要非常复杂的体系;比如质询中的确认、处理、展示,处理中的归纳、反驳、受身等,也非常难以驾驭。辩论赛技术的出现,标志了辩论赛这项竞技活动,开始规范化、学术化、体系化
许多人认为技术没什么用,毕竟有时候一通乱打就能赢,但他们不懂的是,技术最大的作用是:通过理论体系,带动辩论的传承和发展。
也正因此,在我的观感中,2005-2010年的比赛,基本就是技术的比拼。那个年代战绩最好的队伍是黄聪涵的那支马来亚大学,在三年的时间里连续拿了接近20个国际比赛的冠军,这个记录至今都没人能够打破。那支马来亚大学,是一只主要依靠技术打比赛的队伍,在那个年代他们无敌天下,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其他队伍的技术理念并没有成型。而在大陆内部,武汉大学凭借技术流长盛不衰,始终占据大陆第一名门的高位。可惜的是,07国辩武大和马大都没参赛。

第四阶段(2011年至今):多元辩论理念成熟发展
2011年国辩成了脱口秀,彻底死亡,但是民间辩论也随之获得了大发展。2011年,南审开始办华辩,北师珠开始办鑫茂杯,许甜开始办捭阖。到了2013年,华辩变成了世锦赛,鑫茂杯变成了新国辩,捭阖的影响力覆盖大半个中国。之后,辩论黄金联赛等也开始推广....
截至目前,辩论圈已经形成了良好的自发氛围,大型比赛层出不穷。而且辩论的发展也不只局限在亚洲,澳洲就有五个国际华语辩论赛事,还有英国也开始了华语辩论赛的推广。由于选拔制辩论赛事(世锦赛、捭阖)的出现,任何学校都有机会参加国际比赛,而不只局限在机所名校。
这一阶段的辩论理念是怎么样的我不敢多说,因为这一阶段还没有结束。但总的来说,现在的大型辩论赛事的评判标准越来越多元,不再只关心语言或者逻辑或者事实或者技术的单一方面,而是会对两个队伍的整体表现尽心综合考虑我认为这是一个成熟的阶段,不再偏重任何一个单一要素,却也不偏废,辩论真正获得了成熟的发展

关于这一点,贴一段黄执中学长的评述,结束今天的回答:

黄执中:辩论赛做评委有没有一个共同的标准。我希望我们大家问问题之前先要反过来想,这个问题答案有可能是什么。好,比如说我们讲,假如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一套明确而一直且合理的评判标准,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这么多评委呢?懂我的意思吧。反过来讲一个辩论如果目的是为了改变别人的看法,你觉得人群之中有没有一个一致,明确,大家都认为合理的判断一件事情的标准呢?如果没有,那裁判就不太可能有了。如果有,那么那个标准一定超抽象,懂这个意思吗?在座各位我相信都能同意一套标准叫做一场辩论赛,表现好的会赢。这个标准一致,明确,可是超抽象无法运用。可如果具体化,什么叫做表现好呢?讲话流畅就是表现好,是不是大家都同意?就不一定咯。或者是拿出证据就叫做表现好,也不一定哦。所以你看,抽象才容易是一致的。人要做什么人?做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人,这没问题。可这句话怎么样?毫无具体的指导意义。林冲和宋江也都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所以人的情况是这样的,要找到一个共同遵守的标准,它的范围越大越共通,它就势必要越抽象,包容不同的冲突。而越抽象,越不可能有实际上的指导意义。

也许有一些规则是大家共同都同意的,比如评审要公正。但这一定不是你想问我的问题,对吧?你要问我的一定是,两边讲的都有道理的时候,有没有一个标准告诉我那边一定有道理?没有。而这恰恰是辩论最有乐趣的地方。你要知道,之所以我们要辩论,就是因为标准答案都不一样,如何在各种标准当中寻找最合理的公约数,以便在比赛当中,如果你不能七比零赢,你至少也得四比三赢。这才是乐趣之所在。我问你,如果我们今天有一个明确的下象棋怎么下就一定赢的算式在那里,那象棋就没乐趣了。做菜,如果有一个所有吃这道菜的评委都会明确依循的一个标准,加多少盐就叫做够咸,那做菜也没乐趣了。所以总是这样的,只能给你做一个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